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唱讀講傳 > 講故事

延安之行中的三次落淚

2019-11-11 16:43:25  來源: 紅歌會網   作者:佘富勤
點擊:    評論: (查看)

  延安之行中的三次落淚在革命圣地延安進行的為期五天的培訓結束了。但從革命圣地延安歸來之后,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靜。許多同行的同志,有的在談論寶塔山,有的在談延河水,老實說真正在我腦海里回蕩的,既不是延安的標志性建筑寶塔山,也不是現在已經幾近干涸的延河水,而是楊家嶺、鳳凰山、王家坪、棗園、梁家河的那些低矮、潮濕、甚至破破爛爛的陜北的窯洞。這些最不起眼又最珍貴的一孔孔窯洞,使我夜不能寐,使我輾轉反側,使我陷入沉思。俗話說“男兒有淚不輕彈”,然而在延安之行的五天時間里,已過天命之年的我,卻忍不住三次偷偷落淚……

  我第一次落淚,是在九月十三日的下午。當我們隨著講解員的引導來到梁家河村知青舊址時,講解員告訴我們,這是習總書記在梁家河村的最后一個住址。一九六九年一月十五六歲的習總書記,還是一個初二就讀的稚氣少年,他隨北京的十五名知青一起來到梁家河村,先后有過三個住址。知青舊址的這幾孔窯洞要比習總書記住過的前兩孔窯洞條件要好些,但進入窯洞之中,還是感到窯洞的低矮和潮濕。

  當講解員告訴我們,習總書記搬進這孔窯洞居住時,當時和習總書記一九六九年一月一起來到梁家河十五名名知青,只剩習總書記一人了。望著簡陋的窯洞,望著窯洞里土炕上的那盞煤油燈,我不知為什么,突然想到,在位于大山深處的梁家河村,在黑漆漆的的夜晚里,一個出生北京城、成長于中南海的被梁家河父老鄉親親切稱為“好后生”的習總書記,一個人孤零零蝸居在這土窯洞里,當時究竟是什么一種心情?他有沒有失落?有沒有彷徨?有沒有沮喪?想到習總書記當時艱難的處境,想到我們的一代領袖和一代偉人,竟然也要經歷這樣的磨難,我的眼眶濕潤了,淚水還是沒有忍住,我有點怕別人看到,其實也不會有人注意。

  我的第二次落淚,還是在九月十三日的下午。當我們隨著講解員瞻仰完梁家河村習總書記和知青舊址后,全體學員集中到梁家河黨支部、村委會的院子里,由延川縣委黨校的一位女副校長給我們進行實景教學。

  這位女副校長年齡看起來也不算年輕,但一開口講,就把我們大家都征服了,她雖然來自延川縣委黨校,但普通話也相當標準。我認為這在縣級水平也是難能可貴的,更難能可貴的是,她的整個教學過程,娓娓道來,層次分明,簡直把我們學員帶回了知識青年上山下鄉那段激情燃燒的歲月。

  最令我感動的是,她講到習總書記被推薦上清華大學,在即將離開梁家河村的那個早晨,當習總書記清早起來推開門時,他發現小小的院子里,站滿了前來送行的父老鄉親,有步履蹣跚的老人,還有可愛的房東的兩個孫字輩孩子,一直抱住了習總書記的雙腿。

  看到這依依惜別的情景,二十三歲的習總書記哭了,村里的人們都哭了,我也想哭,但我還是忍住了。但當聽到村里的父老鄉親想挽留習總書記,不想讓他離開時,我們的習總書記停了一會,擦掉眼淚說,“我決定不走了,我要留下來,繼續帶領大家一起干”。

  此時的我,終于忍不住了,眼淚還是撲簌簌地流下來。偉大的領袖,一定有偉大的人格和偉大的精神,我相信這一定不是授課老師自行設計的教案。

  我第三次落淚,是在九月十四日的下午。那天下午我們按照培訓計劃,來到了延安革命紀念館和王家坪八路軍總部,先后參觀延安革命紀念館、軍委禮堂、毛主席、朱總司令、周總理等老一輩革命家在王家坪的舊居。最令我新奇的是,在緊鄰毛主席舊居的山腳,我們看到了一個防空洞。說是防空洞,其實是石匠一斧子、一斧子開鑿出的山洞。講解員告訴我們,該防空洞全長約五十米,還有立體通道直通山頂,從山頂可以瞭望日寇飛機的情況。據說葉劍英元帥曾在這個防空洞了生活辦公過一個多月,毛主席也曾在其間辦公,日寇先后轟炸延安十七次,投下了一千多枚炸彈。

  瞻仰完這些故居,我們學員又集中到軍委禮堂背后的空地上,開始了實景教學。教學的內容叫做《感天動地的毛主席和毛岸英的父子情》。

  這次主講的是延安市委黨校的一位女副教授,她講到的的兩個情節最使我難忘。一個情節講道,毛主席是因為得了一場大病才搬到王家坪來休養的,這一次毛主席得的病的非常厲害,而且久治不愈,就連蘇聯專家也沒了辦法。最后中央決定讓主席的兒子毛岸英回國。當毛主席聽說自己的兒子要回國時,他不顧醫生和大家的勸阻,堅持要到延安飛機場親自接兒子。最為奇怪的是,當毛主席見到自己的兒子后,毛主席的病竟然奇跡般的好了。這足見毛岸英在毛主席心中的分量。

  建國不久抗美援朝戰爭爆發后,毛主席親自將毛岸英交給彭德懷元帥。彭德懷元帥還戲稱“岸英是第一個向我報到的戰士”。然而被寄予厚望的毛岸英,最后竟然在朝鮮戰場被美帝投下的燃燒彈活活燒死,連尸體都無法辨認,最后憑著斯大林送給毛岸英的那只手槍才得以最后確認。

  授課老師講到的另一個情節是,在毛主席逝世十年后的一九八六年,工作人員清理毛主席居住過的地方時,竟然意外地發現了一個箱子。打開箱子,發現箱子里整整齊齊疊放的是毛岸英烈士的遺物,特別是箱子了有一張白紙,上面有毛主席的手書“兒啊兒”三個字,白紙上還留有斑斑的淚痕。授課老師說,我們的偉大領袖晚年的時候,在夜深人靜的時候,他老人家背過其他人,一定是一邊不斷地翻看兒子的遺物,一邊為老年喪子而老淚縱橫,滴滴熱淚灑在了紙上。此時此刻滿腹經綸的詩人毛澤東,提筆寫下的只能是“兒啊兒”這樣的大白話。

  這是怎樣一幅令人心酸的場景啊!我還能把淚水忍住嗎?我不能。我相信,我并不孤獨,一定有和我作伴流淚的學員。

  我雖然不是黨員,但我還是比較喜歡讀黨史的。去延安培訓之前,我也沒想到去延安的培訓會使我三次流淚。然而當我從踏上延安圣地之后每一天里,我無時無刻不在被感動,我的心情無時無刻不在激動,我的眼眶不時地充滿了淚水。可以毫不夸張地說,延安之行,我的心靈受到了強烈地震撼、靈魂得到了徹底洗禮、思想得到了迅速地升華。

  延安歸來,我常常在想,任何一個時代,都有碌碌無為的人,都有得過且過的人,都有怨天尤人的人,但也有拍案而起的人,有積極向上的人,有浩然正氣的人,有甘愿身入苦海、矢志不渝的人。在八十多年前那個山河破碎、民族危亡的時代,有這么一群人,他們沒有選擇投降,他們沒有選擇逃避,他們選擇了抗爭、選擇了共產黨、選擇了革命。地瘠人貧的延安,成了他們向往的地方,沒筆沒紙沒有教室的抗日軍政大學,吸引了十萬多青年前來報考,就連生活在大上海的許多出名的藝術家、文藝青年也紛紛前來投奔。他們最后又從延安奔赴祖國各地,許多人直到為國家、為民族、為新中國流盡了最后一滴鮮血。

  毛主席說過,“仗我們是不怕打的,帝國主義要想‘和平演變’;可下一代、再下一代就不好講了。中國人講‘君子之澤,五世而斬’,英國人說‘爵位不傳三代’;到我們的第三代、第四代人身上,情形又會是個什么樣子啊?我不想哪一天,在中國的大地上再出現人剝削人的現象,再出現資本家、企業主、雇工、妓女和吸食鴉片煙;如果那樣,許多烈士的血就白流了……”讀讀毛主席的這段語錄,看看今天那些被糖衣炮彈擊倒的腐敗分子,培訓歸來的委員們,一定會更深刻地認識到開展這次“不忘初心,牢記使命”革命傳統主題教育的必要性和重要性,我們每一個委員需要做的,就是把延安精神、梁家河精神落實在自己的工作中,在平凡的崗位上讓延安精神、梁家河精神在廣靈大地生根、發芽、開花、結果。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五星时时彩走势图
江西十一选五杀号 854222四肖三期必中 昨天上海快三开奖 全民福州麻将官方网 东京快乐8技巧 516棋牌游戏iphone下载 广西快乐双彩中奖 澳洲幸运10骗局 广东好彩1基本号码图 365篮球比分直播 湖南麻将打法和规则 河南泳坛夺金玩法 极速快3 湖北11选5开奖结果统计 皇冠比分90 localhost 四川金7乐走势图四川金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