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郝贵生:回顾九年前在天津《中老年时报》与南开大学某教授的一场辩论——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

2019-05-30 16:53:10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郝贵生
点击:   评论: (查看)

  五四运动是中华民族历史上一场伟大的思想解放运动,其思想矛?#20998;?#25509;对?#32426;?#27835;中国几千年的以儒家文化为主要特征的封建文化。其标志就是提出了“打倒?#20934;业?rdquo;的口号。这次思想解放运动确实给于孔孟儒学思想以沉重打击,且?#26434;?#39532;克思主义思想在中国的传播起到极其巨大的作用。但是,毕竟中国经历了几千年的封建社会,为封建统治阶级服务的封建文化根深蒂固。其并没有因为五四运动?#26576;?#37325;打击和新中国?#26576;?#31435;而销声匿迹,?#20197;?#26032;中国70年及各个领域极其顽强地表现出来,对社会主义经?#27809;?#30784;和政治制度发生反作用。不仅建国初期如此,近几十年来,中国的封建主义与国门大开后涌进的以金钱为核心的?#26102;?#20027;义文化相互勾结起来,在中国当代意识形态领域向马克思主义、向社会主义和人民群众发起了猖狂的进攻。今年在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之际,笔者回忆2010年在天津《中老年时报》与南开大学某教授?#28909;?#30340;一场辩论就是同儒家思想激烈斗争的突出和典型的表现。

 

timg (9).jpeg

  第一回合

  2010年4月23日,天津《中老年时报》第7版《春秋》栏目刊载了南开大学杨心恒教授的一篇文章《中国人的精神》。该文首先从浙江大学一个教授的演讲中一段话谈起。这个演讲中说,日本人认为现在的中国人没有了精神。杨不同意这个观点。他认为任何发展的民族?#21152;兇约?#30340;精神。他举例法国、英国、德国、美国包括日本近代以来?#21152;兇约?#29420;特的精神追求、支柱。“一个民族的精神,不是从外部灌输进来的,而是从它们长期通过生活的社会历史中成长一起来的。每个民族?#21152;兇约?#30340;传统精神,虽然需要吸收外来文化,但是他们民族精神的底色是不会?#35851;?#30340;,更不能用外来文化代替本民族文化。”因此杨文提出,中国人的精神是什么呢?就?#24378;酌现?#36947;。于是他在文中详细阐发了孔?#29616;?#36947;的主要思想和社会功能。特别谈社会功能问题时说:“孔?#29616;?#36947;是为大一统国家服务的,他反对犯上作乱,主张纲常有序,社会稳定。所以凡是要造反争霸的人,都不可能接受孔?#29616;?#36947;。中国历代农民起义,没有一个是打着孔?#29616;?#36947;的旗帜造反的。但是当他们起义成功掌握国家政权以后,又都把孔子当圣人,?#21152;?#23380;?#29616;?#36947;治国安邦,因为除了孔?#29616;?#36947;外,他们实在?#20063;?#20986;更好的思想来治理国家了。比如刘邦造反,不见儒生。但?#21595;?#20852;60年后?#20309;?#24093;就采纳董仲舒的建议,?#24449;?#30334;家,独尊儒术,历朝历代都是这样,循环往复,?#26377;?000多年。”因此杨文结论说,孔?#29616;?#36947;就成为中国人的道统思想,简称道?#22330;?#24182;成为中国人的精神,也是中华民族的精神。他接着说,目前中国人在市场经济大潮?#26576;?#20987;下,在工作与生活的压力下,失去了理想精神,怎么办?从西方引进?过去引进过,水土不服。?#32422;?#21019;造,谈何容易?杨文的最?#25112;?#35770;是:“引进不行,创作不能,只能从我们?#32422;?#30340;传统文化中去寻找中国人的精神?#27785;浮?#36825;就是要继承和发展道统思想。”它在今天都是适用的。而且“其主旨是保持社会秩序和社会稳定,这不正符合我们当前的需要吗?为什么不可以大力提倡和发扬呢?我认为?#24378;?#20197;的?必须的。”这就是杨文的核心思想。这不是典型地为“孔?#29616;?#36947;”扬幡招魂吗?不是典型地把五四运动彻底批?#23567;?#25171;倒的“?#20934;业?rdquo;重新?#32654;?#20316;为新中国和社会主义的旗帜和指导思想吗?而且这种极其?#25343;?#32477;伦的文章竟然刊载在马克思?#24515;?#20027;义指导的我们党主办的?#25945;?#19978;?写这种文章的竟然是著名的南开大学学府的一位大学教授?

  我读完这篇文章很气愤,但静下心来一想,《中老年时报》刊载这样的文章并不奇怪。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了,中国未来发展之路究竟如何走?中国共产党人究竟坚?#36136;?#20040;样的指导思想?究竟要不要改Q易Z?斗争是相当激烈的。一种严重的思潮就是要把作为封建文化的典型代表儒家思想即孔?#29616;?#36947;?#32654;?#20316;为中国共产党人的指导思想。各大学学报和有关?#25945;?#21457;表了大量类似文章,甚至人大著名校长所鼓吹的“新国学”理论就是变相的新儒家思想。那个在中央电视台《百家讲?#22330;?#32418;得发紫的北师大于丹女士更?#21069;?#23380;子的代表作《论语?#25918;?#20026;“?#25191;?#38738;年人的心灵鸡汤”。怎么办?我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和马克思主义理论学者是置之不理,还是迎?#35759;?#19978;?我选择了后者,于是写了一篇文章?#30784;?#24212;提倡做社会主人的精神》,虽是一篇批判文章,但不能从“大批判”的角度写,而只能从学术?#25945;?#21644;商榷的角度写这篇文章。写好后,送给编辑部。我当时估计,八成报纸不予刊载,但我想他登不登是一回事,我写不?#20174;质?#19968;回事。我送到报社,就尽到了我作为共产党员和学者的党心、良心和社会责任。两周后即5月7日的《中老年时报》7版?#21019;?#31179;版刊载了拙文。拙文的主要观点:

  一是强调“中国人的精神”?#23548;?#26159;说“中国人的文化”。文化是一个时代社会存在和经?#27809;?#30784;的反?#22330;?#25991;化本身就是化人,就是塑造人,就是塑造一个时代的人格模式?#25413;?#20934;。孔?#29616;?#36947;本质?#40092;?#20013;国封建时代和经?#27809;?#30784;的反?#22330;?#20854;所塑造的人格模式、标准就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权力至上的不平等地位、不平?#28909;?#21033;的主奴性的人,是对权力者和大人物不得有任何主见和反抗意识的丧失人格的任人宰割的人。鲁迅早就把这种满口“仁义道德”的文化称之为“吃人”,称这个时代是想做奴隶而不可得的时代,是暂时做稳了奴隶的时代。它的确是为保持社会秩序和社会稳定服务的,但本质?#40092;?#20026;不平等的封建统治秩序和稳定服务的。

  二是强调新中国成立后,党和国家的指导思想是马克思?#24515;?#20027;义和毛泽东思想。这种思想与孔?#29616;老?#23545;立。其精髓是要大多数人真正做社会和国家的主人。社会主义经济和政治制度的确立为人民群众做主人提供了制度基础,但孔?#29616;?#36947;的根深蒂固的影响并没有完全使中国大多数人真正成为主人,?#36136;?#29983;活中打击人民群众做社会主?#35828;南?#35937;比比皆是。建国以来,我们党多次开展过对孔?#29616;?#36947;的批?#23567;?#36825;种批判绝对是必要的。固然文革对孔?#29616;?#36947;批判有极端倾向,改革开放后一种倾向掩盖另一种倾向,有些学者打着弘扬传统文化确把中国传统文化的糟粕性内容也加以高度吹捧,似乎孔孟言论句句是真理。似乎只有儒家文化才能救中国。

  三是强调当今社会确实存在着相当多的社会矛盾和不稳定因素,确实需要每一个领导者和学者?#38505;?#24605;考。杨文也在思考这一问题。但其结论?#24378;酌现?#36947;让中国人丢了,所以才导致社会秩序混乱和社会不稳定,?#21028;?#35201;重新弘扬孔?#29616;?#36947;,维护社会秩序和社会稳定。这是笔者同杨文的根本?#21046;?#25152;在。笔者认为,恰恰是中国人深受孔?#29616;?#27602;的深刻影响,导致一部分官员“官本位”意?#37117;?#20854;严重,恃强欺弱,利用权力?#21152;?#21093;夺他人劳动成果和?#22336;?#32676;众权益,并极力压制和打击敢于给他们提批评意见、揭发他们错误和腐败行为的小人物。同时也导致相当一部分群众和弱者在强权者面前唯唯诺诺、麻木不仁、毫无权利和抗争意识。这正是导致社会秩序混乱和社会不稳定的思想根源之一。我们今天在社会主义制度下谈维护社会秩序和社会稳定,绝不能把代表封建文化的孔?#29616;?#36947;当作救兵。表面上可能有暂时的缓和,但潜在的矛盾会?#20132;?#36234;深,越来越大,社会秩序就?#20132;炻摇?#21453;之,我们今天恰恰需要的是继续加大对孔?#29616;?#36947;糟糠内容的批?#23567;?#23545;权力者?#27492;担?#26368;重要的是树立民主、平等意识,树立权力为人民的意识,?#26434;?#26080;权力的普通群众和小人物?#27492;担?#35201;努力克服和清除奴性意识,树立社会主人意识、主体意识、权利意识。只有人民群众主体意识、权利意识的真正确立,社会的正义力量才能真正压倒邪恶,才能真正维护社会秩序和社会稳定。

  笔者完全赞同杨文中提出的当今社会要突出和强调“中国人的精神”,但不能恢复孔?#29616;?#36947;,而是要倡导代表人类最先进文化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塑造提倡的社会主人精神,社会民主、权利平等意识,并不断批判和清除孔?#29616;?#36947;的奴性意识,伴之于制度的不断改革和完善,才能使中国人民真正自强不息,真正促进社会稳定和社会主义?#25191;?#21270;建设的深入。

  第二回合

  笔者以为,拙文发表后报社可能不再发表争论文章。没有想到仅隔5天即5月12日春秋版刊发了署名“齐忠敏”的《主人身份需确?#31232;?简称齐文)。该文一?#20384;淳投?#25305;文中的“社会主人”一词大发喆难?说什么“‘社会主人’一词?#34892;?#39564;证,是新社会的主人、是社会主义所有制的主人?还是兼‘时代社会存在和经?#27809;?#30784;’的主人?好像还是历史发展的主人,总之比较抽象。”他接着说:“假如一名职工,他应是企业的主人,但是他走到办公楼前辈保安挡住了。假如一名农民。他应是村庄的主人,但是村主任做事,从来不和他商量。假如他以主人的身份,惹恼了掌权的人,保?#37096;?#20197;档他,警察可以抓他。前不久的河南拓城县村民赵作海和以前的佘祥林,显然不是被当做主人对待的。”齐文接着批判拙文社会主义时期“孔?#29616;?#36947;的根深蒂固的影响并没有使大多数人真正成为主人”观点时说:“此言谬亦,孔?#29616;?#36947;讲礼义廉耻。和社会主人的奉公守法是一致的,绝不会成为谁做主人的?#20064;U习?#22312;于以往的斗争哲学,今日座上宾,明日阶下囚,不停地搞运动,以致人人自危,主人的热火罐还没抱?#25945;煬土?#20102;。想想看,同志都变成?#35828;?#20154;,哪里还有什么主人。”齐文在解释孔?#29616;?#36947;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含义时说,其“初衷完全可以理解,?#35789;?#22312;其位,谋其政,君?#20960;?#23376;各要尽?#32422;?#30340;本分,担起?#32422;?#30340;责任。”齐文在解读“官本位”的含义时说:“无论如?#25991;?#20197;把‘孔?#29616;?#27602;的深刻影响’和‘导致一部分官员官本位意?#37117;?#20854;严重’联系起来。如今昏官庸官贪官,他们连文凭都是化钱买的,或者找枪?#25191;?#21171;的,谁还?#29486;?#19979;来读书呢?作者大可不比把孔?#29616;?#36947;咒骂成‘孔孟中毒’,孔孟倡导中庸,再看贪官们有几个不出格?#36824;?#28779;,他们搂起钱来根本收不住手,懂什么过忧不及?”齐文全篇都在为孔?#29616;?#36947;辩护,否认孔?#29616;?#36947;在当代中国?#21335;?#26497;影响。同时,他在文章结尾中又不否认“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推动工农大众当家做主人。”但他又说:“我们多么盼望做主人啊,然而事实是人微言轻、捉襟见肘、时常受到命运的?#33050;?#35752;个公道都难,有这样的社会主人吗?比如你对医生谁俺是社会主人,对孩子的老师说俺是社会主人,对城管说、对拆迁干部说不能亏待俺这个社会主人,有人听吗?至于孔?#29616;?#36947;,它没有空口?#20449;?#20160;么,主要教我们修身养性,古为今用,当中国人的精神指导,没什么不好。”一句话,还是应该落实杨文的基本观点,把“孔?#29616;?#36947;”作为当代中国人的精神加以提倡,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提倡做社会主人”都?#24378;?#35805;,?#36136;?#20013;根本做不到。

  齐文的观点显然我是不能同意的,?#23452;?#23545;“孔?#29616;?#36947;”的这种?#40092;叮?#25105;见的太多了,根本没有任何新意,其全文逻辑?#35780;?#28151;?#25671;?#24590;么办?我毫不犹豫,决定立即提笔批判之。但需要批判的内容太多,特别涉及到对“孔?#29616;?#36947;”内容的剖析。写长了报社肯定不给刊登。我经过?#40092;?#24605;考,决定抓住齐文的要害问题,做到短小精悍,但也不能保证绝对能够刊登。我?#26377;问?#36923;辑“不能偷换概念”入手批驳之,写了《讨论问题不能偷换概念》一文。

  文章首先指出,齐文的一个重要错误就是违背了?#38382;?#36923;辑中“不能偷换概念”的原则。主要表现在四个方面:

  例1:笔者所讲的“社会主人”含义?#27604;?#26159;指的新时代的主人,或社会主义的主人。任何一个思维正常的人都会得出这一结论。而文中?#27492;?ldquo;社会主人”概念含糊,“比较抽象,身份不明确”,由此得出主题“主人身份需确认”。这种?#35759;?#26041;不存在的含义强加给对方,再加以批?#25285;?#36825;种论证方法?#24378;?#23398;的吗?

  例2:笔者主张倡导做社会主人的精神,不是争论?#36136;?#29983;活中是否做到和如何做到。但该文却例举?#36136;?#29983;活中大量人民群众做社会主人现象遭到刁难的大量事实。但正因为没有做到,所以要倡导做社会主人,如果都做到了,我们还“倡导”什么?该文把争论之外的问题?#32654;?#20570;论据,不是无的放矢吗?

  例3:孔?#29616;?#36947;确实有合理思想,今天也有积极意义,如“礼义廉耻”。但孔孟本身的“礼义廉耻”有他们那个时代具体的内容,其中许多内容绝对是错误的。我们今天倡导“礼义廉耻”是马克思主义指导下的是非美丑观念,与“做社会主人”的精神是完全一致的,但与具体的孔孟的“礼义廉耻”有本质区别。该文借今天“礼义廉耻”的具体内容与“社会主人”精神的某些方面的一致性,取代孔孟的“礼义廉耻”?#35757;?#19981;是典型的偷换概念吗?

  例4:“官本位”作为当今社会流行的一个概念本身是指官与民权利不平等基础上的“权力至上”、“拜权主义”观念,权力者利用手中权力为?#32422;耗比?#31169;利,同时利用权力打击压制无权力者。其深层次的思想和历史根源就是封建社会的权力至上的等级制度和孔?#29616;?#36947;的“吃人”文化。该文却把“官本位”解释为“在其位,谋其政”。用今天的思想解释“在其位,谋其政”是说有一定的领导职权,就要负一定的?#38712;?#26159;对的。但在权力至上的“官本位”的前提基础上讲“谋其政”,就决不是肩负为人民服务的“政”,而是?#27604;?#20010;人名利地位的“政”。这怎么能不是“孔?#29616;?#27602;的深刻影响”呢?该文的错误就是用我们今天共产党人的“谋其政”的含义取代流行的“官本位”的特定含义,由此断定孔?#29616;?#36947;与“官本位”没有任何联系,这?#35757;?#19981;?#36136;?#19968;种典型的偷换概念的思维方式吗?

  第三回合

  争论仍?#24187;?#26377;停止。5月28日《中老年时报?#21453;?#31179;版发表了署名“杨心恒、李万春”的文章《关于中国人精神的对话》(简称《对话》)。文章以李万春问,杨心恒答的对话?#38382;?#21453;驳我《应提倡做社会主人的精神》的观点。简要概括:

  第一,对郝文对社会主人的论证“实在不敢苟同”。郝文只说,社会主义经济和政治制度的确立为人民群众做社会主人提供了制度基础,但“并没有联系?#23548;?#35770;证社会主义制度怎样使人民群众做了社会主人。”杨李文认为,当家做主是人民的权利,不是精神。当前?#24825;?#20219;务是贯彻执行宪法,依法治国,使人民群众真正成为主人,而不是提醒老百姓要有做社会主人的精神。“谁不想做主人,还用得着提倡吗?”

  第二,《对话》认为,想做主人是人的本性,如同每个人都想发财一样,“谁都想做主人,就像说都想发财一样。发了财,你就可以在你的财产范围内做主,郝同志不是讲经?#27809;?#30784;与上层建筑的理论吗?依据这个理论?#27835;觶?#32463;济上绝对集中,就不会产生政治上的民主。你看哪个企?#23548;胰盟?#30340;员工们在他的企业搞民主?没有。民主是各种力量互相掣肘而产生的一种合力,一种管理国家的手段。”

  第三,《对话》再次提出他们不同意拙文“应提倡做社会主人的精神”的某些观点,如“孔?#29616;?#36947;的 核心内容是要人民做奴隶,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精髓是要打多数人真正做社会和国家的主人”、?#36136;?#20013;打击人民群众做社会主?#35828;南?#35937;都是因为孔?#29616;栏?#28145;蒂固的影响、建国?#32580;?#27425;批判孔?#29616;?#36947;绝对是必要的等观点,但并没?#24515;?#20986;充分的理论和?#36136;?#20381;据来。

  从这个《对话》中,笔者感觉到,《中老年时报》似乎是要给这场讨论画上句号。但文中的错误观点仍然很多。?#19968;?#20889;不写?最后决定仍然要?#30784;?#20197;《两种对立的“主人”观》为题目很快发给报社。结果一周未见报,两周未见报。我有些着急了。估计是责任编辑不?#25954;?#20877;发了。于?#21069;?#25305;文寄到《中老年时报》主编那里,直?#21448;?#20986;《对话》的主要错误,《中老年时报》作为国家主流?#25945;?#19981;应该为孔?#29616;?#36947;鸣锣开道,应该大力宣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如果要结束这场争论,也应该用我的这篇文章画句号。不知是否我的这封信起了作用,过了几天即6月23日春秋版刊载了拙文。拙文的核心就是阐明笔者和杨、李、齐?#28909;?#20351;用“主人”概念的根本对立。讲了三层含义:

  第一,指出《对话?#21453;?ldquo;谁都想发财”推出和证明“谁都想做主人”的观点和?#35780;?#26041;式是错误的。“谁都想发财”这种概括本身就不符合?#36136;?#29983;活。?#20999;?#20026;革命和人民的利益流血牺牲的革命先烈是为了发财吗?孟泰、王铁人、?#36861;妗?#38472;永贵、时传祥、焦裕禄、?#36861;?#26862;?#20219;?#25968;先进人物?#21335;?#36827;事迹是为了个人发财吗?前提错了,结论能够正确吗?同时“主人”一词不同的人使用其含义是不同的。中国古代所讲的“主人”思想是人上人思想的“主人”观,是 “为民做主”的“主人”观,是建立在人本性?#36816;交?#30784;上的“主人”观,是根本否定?#25413;?#20302;被压迫者的英雄史观基础上的“主人”观。孔?#29616;?#36947;就是这种“主人”观。《对话》把“主人”与“发财”等同起来的“主人”观?#23548;噬鲜悄比?#20010;人权力、地位的“主人”观,是高高在上的不受任何约束的为所欲为的官本位的“主人”观,是要他人做奴隶绝对服从?#32422;?#30340; “主人”观。

  第二,指出马克思主义“主人”观与之根本对立及其科学含义。即“是建立在高杨劳动者和被压迫者的群众史观理论基础上的。是?#32654;?#21160;者?#32422;喝鲜蹲约?#30340;使命,?#32422;航?#25918;?#32422;海约?#21435;争做社会的主人,实现自身的最终解放。是人?#35828;?#23478;作主、人与人权利平等的‘主人’观。少数权力者?#25512;?#26159;人民的一员讲,也是社会的主人,但对多数的人民群众来讲,是‘为人民服务’的人民的‘仆人’。这种‘主人’观也是马克思主义的民主观、权利观。它不能自发产生,而要在科学的理论指导下自觉形成。这种‘主人’观与自发产生的所谓‘发财’是根本不同的两个问题,不应该?#35759;?#32773;生拉硬扯在一起。 ”

  第三,指出“当前社会传统‘主人’观和‘主仆’颠倒现象仍然很严重,许多群众的主人意识、主体意识还没有完全确立起来。社会腐败现象严重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战胜社会腐败、丑恶现象的正义力量还没有完全调动和发挥出来。而正义力量的最终源泉永?#23545;?#34255;于广大人民群众中。这就是笔者之所以倡导做社会主人精神的理论和?#36136;?#20381;据。?#35851;?#36825;种现象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也需要更多的人批判传统的‘主人’观,自觉学习?#32479;?#23548;马克思主义的‘主人’观,并伴之制度的改革和深化。”

  文中最后指出:“倡导做社会主人的精神,就是倡导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精神。离开作为党和国家指导思想的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和精髓思想,能够讨论清楚‘中国人的精神’这一话题吗?”

  笔者第三篇文章发表后,《中老年时报》再也没有刊登有关文章。也许发表我最后这篇文章不是责任编辑?#25954;?#30340;,因而我可能得罪了这位责任编辑,我以后再给这个编辑负责的版面发去其它问题的稿件,再也没有发表过。

  回顾9年前,笔者同杨心恒?#28909;?#30340;关于“中国人的精神”的争论,其核心、焦点就是如何?#40092;?#20316;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主要代表孔?#29616;?#36947;的实质?#22270;壑担约?#22914;何真正确立马克思?#24515;?#20027;义毛泽东思想的指导地位。发生于100年前的发帝反封为实质和基本性质的五四运动的一个极其重要的内容就是“打倒?#20934;业?rdquo;。同时,十月革命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24515;?#20027;义,先进的知识分子开始运用马克思?#24515;?#20027;义的思想武器?#27835;鋈鲜?#24403;时的中国与世界,也包括对孔?#29616;?#36947;的批?#23567;?#20294;?#23548;?#35777;明,作为几千年封建社会?#32426;?#27835;地位的孔?#29616;?#36947;学说并没有随着封建社会的灭亡而自行消亡,而极其顽强地存在于当代中国。尽管五四运动特别是建国以后多次对孔?#29616;?#36947;的批?#26657;?#20294;由于文革的被否定,作为封建文化的典型代表孔?#29616;?#36947;又开始在中华大地肆无忌惮地?#35946;?#24320;来,且与改革开放?#23548;?#20013;主动敞开大门涌入的拜金主义思?#27605;?#20114;勾结构成了中国当代腐朽文化?#21335;?#33879;特点,其已经成为中国的社会主义?#25191;?#21270;建设极其严重的思想?#20064;?#21046;造出大批大批的拜倒在权力和金钱脚下的奴性人、单向度的扭曲的人。本次争论的对象南开大学杨教授?#28909;?#20026;五四运动批判打倒的“?#20934;业?rdquo;明?#31354;诺?#22320;鸣冤?#26143;?#25196;幡招魂,一方面说明孔?#29616;?#36947;的影响如此之深,另一方面也说明中国当代多少大教授本身就不是社会主义大学合格的大学教授。如此的大学教授能指望他们传播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内容吗、能指望他们运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27835;鋈鲜?#31038;会问题吗?能指望他们培养合格的社会主义事?#21040;影?#20154;吗?

  我们党自成立以来,始终把马克思?#24515;?#20027;义作为指导思想,七大以后,又把与中国?#23548;?#30456;结合的产物毛泽东思想作为党的指导思想。改革开放以?#32580;?#27425;党代会通过的的党章始终没有?#35851;?#30340;党的指导思想,这是中国共产党成立以来革命建设取得极其巨大成就的根本原因和经验。但必须承认的一个客观事实就是,社会生活中在特别是在世界观没有改造好的部分权力者和知识分子中,自觉不自觉地?#31181;?#39532;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指导地位,自觉不自觉地或程度不同地把孔?#29616;?#36947;和西方的普世价值直接或变相?#32654;?#20316;为中国共产党人的指导思想。党的十八大政治报告讲,我们绝不走改Q易Z的道路,但?#23548;?#29983;活中令人警惕的错误思潮已极其严重。杨教授?#28909;?#40723;吹当代“中国人的精神”就是“孔?#29616;?#36947;”,就是改Q易Z思潮的一个具体表现。因此我们今天纪念五四运动,必须把五四运动反帝反封的任务继续下去。不讲中国当今反帝反封的历史任务,不彻底批判和肃清孔?#29616;?#36947;的流毒影响,就不是真正的纪念五四运动和发扬五四运动爱国、担当、科学、民主的精神。

  2019年5月28日

相关文章
五星时时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