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匱乏感”來襲:假裝在上班和已經再就業的失業北漂們

2019-11-18 11:26:32  來源: 公眾號  谷雨實驗室-騰訊新聞   作者:姜思羽
點擊:    評論: (查看)

“匱乏感”來襲:假裝在上班和已經再就業的失業北漂們-激流網

  “望京那邊可繁華了”——向更便宜的地方遷徙——新世界

  胡明志設想過和女朋友同居的場景——兩個人換一個朝東的一居,家里有貓有魚,兩個人周末做飯,下班一起煲劇,場景是幸福的。而這次搬家卻是一種迫不得已,甚至有點心酸——發不出工資3個月后,手頭的錢不夠繳納下個季度的房租,他決定搬到女朋友的家。

  從北京通州到望京女友家的路上,程序員胡明志還是控制不住地恍惚。這條路他很熟悉,先上京通快速路,再上東五環,從東五環再到北五環,拐個彎就可以到北四環女朋友的家。而這一次和每一次去的目的不同,以往是約會,這一次是搬家。

  “你這是往好地方搬啊,望京那邊可繁華了。”搬家師傅說。

  北漂5年,塞在金杯面包上后面的只有6個整理箱。更多的行李,被寄存在順義機場的一家倉儲里,8個紙箱分門別類地貼好標簽——書、被褥、暫時不穿的衣服和各類書籍與電器。200元一車拉走,占地2平米,每個月收管理費200元。

  “鑰匙放在電表箱里,電飯鍋里有粥。”女朋友給他發消息。

  2019年春節來了之后,胡明志所在的O2O公司先是一個月沒準時發工資,后來陸續發不出。連續三個月后,他和同事去北京朝陽區勞動仲裁局提交了申請。咨詢的時候,他們反復確認,新三板上市的企業也會申請破產?

  律師啞著嗓子告訴他:“什么樣的公司都可能破產。”

  女朋友的家主臥帶獨衛,不足15平,和另外三個年輕人合租。雖然房子不大,但因為地段好,價格也高,每個月4000元,是他房租價格的快2倍。整個生活方式都變了,他必須學會適應新的環境——打開手機,卸載公司的APP,看著那個熟悉的LOGO,回想起5年來熬夜加班寫代碼的場景:這是他來北京后唯一的工作,作為公司007號員工,他送走了很多老同事,也迎來過很多新同事。

  現在,他第一次離開舒適圈:熟悉的同事、熟悉的工作、熟悉的辦公環境,拜拜了。雖然是被動的。

  合租對于北漂來說是一種常態

“匱乏感”來襲:假裝在上班和已經再就業的失業北漂們-激流網

  25站地鐵外,西二旗的凱迪也在準備搬家。她房子雖然是合租,但因為位置和面積好,每月租金超過了3000元。被裁員后,她覺得20平米一個人住太大了,于是換了一個月租2000左右的房子。

  在得到正式通知之前,她已經有半年到一年的時間無事可做了。在一家老牌互聯網社交媒體做內容運營2年,部門和業務線時常調整,有時候一個業務還沒做成熟,就又被告知要去做另外一個產品——一個產品從0到1剛有起色,但1之后,接下來業務卻不再推動。她很迷茫。

  2018年12月裁員的時候,她本以為自己也會在名單上。僥幸過了個好年。到了2019年3月,她不出意外地出現在了裁員名單里。關于被裁的原因,她心里也清楚。31歲了,相比年輕人沒有更旺盛的精力加班,另一方面,新的年輕人不僅可以節省成本也能激發新的創意。

  一開始,她并不著急找工作,手里攥著N+1倍的裁員補償,她決定放飛自我,去做平時沒時間做的事兒——看電影、做美容、學游泳、追劇、出國旅游,甚至在2019年6月如愿以償地做了雙眼皮手術。

  媽媽專程從湖南到北京來陪她。凱迪和媽媽開啟了老干部的作息,七、八點起床,不再睡懶覺,陪媽媽買菜,每天一起吃三頓飯,一起散步,她感到久違的幸福:“這是高考離家后,我陪媽媽時間最長的一次了。”

  直到存款逐漸見底,正兒八經開始找工作,她才理解了另一個前同事的焦慮。同事一離職就開始馬不停蹄地找工作,他時常跟凱迪抱怨:“2019年機會太少了。”雖然背景和履歷都不錯,但最終進了一家小公司做編輯,“大環境不好,只能邊上班邊看別的機會。”

  干公關的陳剛比她更快就理解了這一點。10月8日,國慶節回來的第一天,他在公司走廊里接電話,今天是他的生日,媽媽每年都會這一天早上跟他說“生日快樂”。剛放下電話,直屬領導就送了他一個“生日禮物”,他被優化了。離職前,他在其他部門領導桌子上看到過一份簡歷,他拿起來看覺得簡歷很不錯啊。那個領導說,看到了么,已婚未育。最好要一個男的。

  年齡開頭帶了“3”,就業的競爭優勢就也少了很多。已經31歲的陳剛慶幸自己還是個男的。

  過分自信——匱乏感——“假裝上班”

  凱迪此前“過分自信”。名校研究生畢業,兩家耳熟能詳的大型互聯網公司的工作經驗,她覺得以自己的條件,找一份差不多的工作應該不難。然而想去的大廠一直沒有回復,偶爾邀請面試的要么是創業公司,要么就是不太正規的教育公司。雖然都是名不經傳的小公司,但令她沒想到的是,不只是她挑公司,公司也在挑她。剛開始她想去小公司面試只是為了增加經驗,心里想的是最后也不一定去。然而面了七八家下來,即使是小公司,也一個offer都沒有。

  家人的態度有了微妙的變化。剛開始面試的時候,媽媽總會問她面的怎么樣,她也總是如實回答。回答“不太好”,媽媽會責怪兩句:“誰讓你不好好準備了。”外公也幾乎天天打電話問她找到工作沒。到了9月,再面試回來,媽媽不再問了,“她知道,那樣會給我壓力。”

  程序員胡志明也沒有想到求職會耗費那么長時間。他被迫在家“休息”了幾個月,將成就感從解決一個技術難題轉移到女朋友的一句“好吃”。

  一個人呆在家里的時間變得很漫長,除了做飯,他會偶爾寫代碼,更多的時間花在手機游戲上。他刷游戲攻略,游戲等級也從L1升到了L41。玩游戲的時候,他要么戴耳機,要么把聲音開得很小,不想讓其他室友知道他在家里。

  一個中午,他在廚房煮面。一個室友的媽媽突然也來廚房洗菜,問他:“今天沒上班啊?”他想不到什么理由,于是謊稱在休假。

  從那以后,工作日的9:00——18:00,胡明志幾乎不出房間,送快遞的敲門他也不會去開。有時候必須去冰箱里拿東西,他就輕手輕腳地過去。如果遇到人,他就快速返回房間。他害怕有人強行寒暄或尬聊,他不想撒謊也不想被議論。只有在周末,他才會沒有心理障礙地出現在公共區域的任何地方。

  7月的時候,女朋友帶他回了趟東北老家。他們默契地隱瞞了沒有工作的事實,在車上,女朋友的哥哥問:“小胡在北京哪里上班啊?”他沉默了半天不知如何回答。

  哥哥以為他沒聽到,又問了一遍。

  女朋友在后排打圓場:“在中關村。”

“匱乏感”來襲:假裝在上班和已經再就業的失業北漂們-激流網

  一種匱乏感浮現出來。生活中像是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空洞。每個人都想辦法填補它。陳剛是那種對自己比較好的“佛系”青年。半年之內,這是他第二次被離職。接連兩次失業,但失業后他總會想辦法填補空虛。

  上一次被離職是2019年3月,他買了兩只狗陪伴自己。雖然兩只狗會調皮地拆家,但可愛和治愈的時候更多。

  這次轉正一周前“被鴿”,他買了游戲機PS4、switch、3DS,最近還添置了小霸王游戲機安慰自己。

  用戶運營趙俊則在“假裝上班”。從上一家公司拿到離職證明后,他一直在積極地找工作。離職的事兒他沒告訴任何人,包括交往了8個月的女朋友。不工作的一天從早上8:40開始,他準時給女朋友報早安。用“假裝上班”的狀態和她聊天,為了保護這段還不夠成熟的感情。

  他能想象到如果把這件事告訴女朋友的反應。她會每天問:有面試嗎?找到工作了嗎?以后怎么辦呢?看似關心的詢問會不斷提醒他這件事。“這樣大家都累。”

  趙俊雖然也能勉強稱得上是90后,但也即將要邁入30歲的大關。2018是他的轉型年,2019是他的挫折年。

  “演戲”并不容易。他每周五會把女朋友接到自己家,雖然還像以前那樣說說笑笑,但他心態變了,以前的說笑是放松的,現在卻像是逢場作戲,身體里總有個聲音在提醒他:“你還沒有工作。”

  一個人悶在出租房里的時候,趙俊覺得煎熬,時常整晚失眠。調解的方式是去做有意義的事兒,暫時忘掉現在的困境。他出去溜彎,曬太陽,看花草樹木,看路上跑跳的小孩,也在微信讀書上看書。“出去動一動,走一走,心情會舒服很多。”

  投出上百份簡歷后的自我懷疑——被侮辱的感覺——回到原點

  求職的不順讓“高材生”凱迪人生第一次對自己產生了懷疑。性格大大咧咧的她面對面試突然變得很緊張,最緊張的時候連自我介紹都說不好。

  自信心被打擊最大的一次,是面試了一家本來感覺勝券在握的公司。無論是她過往的公司還是自己的崗位經驗,她和這個工作的匹配度都非常高。然而,面試方問了她一個問題,她因為過于緊張沒聽清問題,稀里糊涂地回答。結果,招聘方當場就告訴她結果:“你不合適我們這個崗位。”

  自信垮了的第二步,就是不斷打折的薪酬期望。有個朋友介紹她去一家公司面試,前面一直聊的不錯,但是被問到期望薪酬時,女老板突然臉色變了,跟她說:“其實我們想招的是一個可以不用那么經驗豐富的,就是想招一個初級一些的,然后慢慢培養。”

  程序員胡志明也經歷了漫長的求職期。剛開始他面試了一家朋友推薦的公司,面了第一輪就被告知不合適。他總結,可能自己的工資要高了。隨后他面了第二家、第三家、第四家....結果都差不多,說好給消息但最后就都沒了消息。他覺得是自己欠缺的太多了,于是把參加面試的筆試題拍下來帶回家學習。

  低頭學了一個月,他又開始投簡歷。這一次和他預想的出入更大,7、8月的時候還能有幾個約面試的。然而到了9月,即使投到各個簡歷APP提示已達上限,卻一個面試的通知都沒有。

  胡明志的薪資要求也節節敗退,甚至掉到了應屆畢業生的工資水平。唯一算是給了機會的一家小公司,剛成立2個月,社保公積金都沒有,工資計算復雜,滿打滿算到手也就七八千,他有種被侮辱了的感覺。

  他安慰自己,先工作再說吧。但是,最后這家也沒發offer。

“匱乏感”來襲:假裝在上班和已經再就業的失業北漂們-激流網

  工作崗位競爭激烈

  簡歷投了上百份后,求職者們的心理逐漸“佛系”,接到HR、獵頭的電話也不再激動。面試之后沒有下文變成常事。他們也看穿了一些企業的套路——有的公司招聘其實并沒有真的要招一個人進來,招聘是想找更多的人聊聊業務。

  用戶運營趙俊曾面試一個公司,這家公司2018年10月在招聘這個崗位,2019年10月份還招這個崗位,崗位介紹也一模一樣。面試前,他被要求做一份完整的運營方案。面試的負責人看著方案問他:“你說這事兒找個外包能做嗎?”他立馬就明白了,招聘是希望多接觸不同的想法,無論他表現的如何好,最后也不會要他。

  他有一種被欺騙了的感覺。“2016年、2017年吧,你投簡歷,隨便投吧,你投兩個星期就能找到工作,你現在投兩個月也不見得有回信兒。”2個月里,趙俊投了上百份簡歷,實際面試了七八家。以前只用boss和拉勾,最近他也下載了智聯和前程無憂,開始新一輪的投遞。

  陳剛面試時也遇到過“奇葩”面試題。“如果我們公司馬上要破產清算了,你怎么做公關?”陳剛一愣,他還真沒有操作過破產清算的公關預案。他回去一查,這家母公司曾P2P暴雷,老板被關進了監獄,子公司不過在茍延殘喘,尋求轉型。

  另一次面試,他剛剛拿到offer的第二天,HR給他發了微信:“對不起,現在部門架構要大改,這個崗位招聘延緩了,非常抱歉。”求職之路又回到了原點。

  谷底的斗志——網大魚小所以撈不到——精細化操作

  失業1個月到5個月,找工作變成了一項“工作”。一件需要拿出時間、精力、勇氣,真正去戰斗的事情。

  胡志明接受了大學同學的分享,花699元買了一個資深HR總監高品質優化簡歷服務,不到一天就改好了。花錢改的簡歷確實有了點效果,偶爾有一兩家有面試通知,一家公司的技術總監也說:“你這簡歷比其他程序員都做得好看,等回去約你復試吧。”說好的復試通知并沒有如期而至,他刷了幾遍郵箱,又去看垃圾箱的短信,確認了幾遍才死心。

  趙俊開始拆解找工作的過程。從投簡歷開始,一個個研究——投什么崗位?去哪些地方投?如何科學地投?

  在招聘平臺上,他主動和HR打招呼,大多數人都用系統自帶模板回復:“剛剛看了您發布的職位,我挺感興趣的,希望您看我的簡歷。”趙俊不這樣發,他會先去看招聘崗位的描述,根據描述去調整自己的招呼語。崗位需要什么技能,他就會寫自己的相關經歷,并且還會補充一句:“如果您或面試官有什么問題想要了解,也可以提前告訴我,我會寫一個方案帶過去,大家一塊去溝通了解。”

  投簡歷的策略也發生了變化。剛開始是海投,一份簡歷投很多崗位,但很多都石沉大海了。后來他開始精細化地投,根據不同崗位,調整不同簡歷的重點和方向。他把2019年投簡歷比喻為撒網撈魚,“廣撒網撈不到魚,那說明魚已經很少了。網大魚小所以撈不到,要用小網去撈,縮小網距才能找到合適的。”

  有面試的時候,即使招聘方不需要方案,趙俊也會認真根據崗位和行業背景梳理資料。他甚至會一個字一個字地緊扣崗位描述和介紹,每一次的面試他都做的很充分。雖然一次次杳無音信,他也不敢懈怠。

  比起更有耐心的胡志明和趙俊,工作以來一直比較順利的凱迪說她“差一點放棄了”。她想過放棄互聯網行業,去考個公務員,但無論如何,她沒想過離開北京。因為從上學到工作,她已經在這里生活9年了,她覺得老家是回不去了。

“匱乏感”來襲:假裝在上班和已經再就業的失業北漂們-激流網

  北京承載著許多北漂人的夢想

  她也開始放下“身段”,在網站上認真研究起面試方法論來——以往她面試,“不想吹噓自己有多厲害,只想告訴對方自己做過什么。”然而低調變成了不擅長表達和無所成就,于是她花了點時間,把自己以往的工作經歷重新梳理,并用理論串了起來,果然面試順暢了不少。

  除了自己海投,她還留心跟同事朋友們交流,試著找一些內推機會。

  9月末的時候,凱迪有了個新機會,來自于朋友的朋友的推薦,是一家炙手可熱、快速上升的公司。她自己投了幾次沒反饋,一內推立馬就有了面試機會。

  前面聊得不錯,但又到HR談薪酬時,她有點戰戰兢兢。她說了一個最低期待的工資,HR一口答應。入職后她才知道,原來要低了,很多年紀和資歷都不如她的人,工資都比她高得多。

  但她至少終于在一家不錯的公司占了個“坑”。新公司的節奏快得多,有一次開會只花了6分鐘——這個效率讓她又驚訝又欣喜。她意識到,在上一家公司,她過得太安逸了,早上九點半上班,晚上五點半下班。現在她到家已經晚上十點以后了,洗完澡只想睡覺。累,但是比起失業的空虛強多了。

  “我以前不明白,為什么有人工作拼死拼活的?現在我理解了,在還有機會的時候努力掙錢,感覺很好。”求職受挫這段時間,她和老同事、老領導們時常討論互聯網人的前途,大部分互聯網人都比以往的轉型危機來得更早,在一家公司耗上數年的結果很可能是“出來以后什么都不會”,如果年紀偏大,處境會更被動。

  雍和宮燒香——特殊時期——時間勝利法

  胡明志考慮過離開北京。他和女朋友打算去成都看看,聽說那邊的互聯網發展也不錯。買完火車票的時候,女朋友喋喋不休地表達對未來成都生活的展望,但他看出了開心表情下的落寞。

  “她喜歡北京,是為了我才要離開的。”他說。

  去成都的前一天,一向不迷信的他去雍和宮燒了香,他請求菩薩,讓他能在10月找到工作。這一次他是背著女朋友去的,因為網上說情侶一起去雍和宮必分手。相比失去工作,他更怕失去女朋友。

  神奇的是,和女朋友在成都玩的時候,胡志明真的收到北京一家公司的offer。兩個人開心地吃了一頓火鍋,把招牌菜都點了一遍。

  回北京他準備入職材料,意外發現入職時間是10月24日,1024是程序員節,作為程序員在程序員節入職,他覺得很有儀式感。

  新公司地點在通州,他又每天匆匆從望京往通州趕。公司加班很多,每天幾乎都是晚上十點以后下班。但胡明志依然保持六點起床的習慣,做兩個人的早餐。在失業的這段日子,女朋友對他的陪伴和支持讓他發自內心地感激。

  還在待業的趙俊,一邊研究如何找工作,一邊不斷學習,他花1萬塊買了三門線上運營課程,按時完成線上任務和線下作業,以優秀學員身份“畢業”,雖然不知道有沒有實際效果,但他意識到,“現在已經不再是原來那種封閉的時代了,資歷和經驗不再那么有效,甚至會成為弊端”。

  互聯網公司的技術進步,兩年一小變,五年就有一個翻天覆地的變化。“2011年的微信,2015年的直播,再到如今的各類短視頻平臺。在高速發展配以高薪的互聯網行業里,必須逼自己不斷學習新東西,適應新的形勢”。

“匱乏感”來襲:假裝在上班和已經再就業的失業北漂們-激流網

  北京,互聯網公司的青年

  不工作的這段日子,趙俊身體上最大的變化是掉頭發。他以前頭發濃密,20天必須要剪一次,現在超過一個月都不用去,頭發變得越來越稀少。面對頭發變少,他有了新的人生感悟:“人總得面臨更多的問題,無論工作還是生活。頭發只能說是順其自然”。

  他還有一套“特殊時期”的生活策略,比如,為了省兩塊錢,他有時候愿意多花半個小時點外賣。

  他還自創了一種叫“時間勝利法”的理論:最壞的情況也就是這樣了,再難的時候都會過去。“我會想象,明年的這個時候,我在一家公司很安穩,和媳婦也開心地生活在一起。”

  最近,他收到了一份offer,但不怎么喜歡。他糾結是應該騎驢找馬還是先等等,朋友勸他:“已經快到年底了,再拖下去壓力會更大。”他打算再觀望一陣。他依然沒告訴女朋友失業的事,鬧鐘依然定在早上八點四十,那是跟女朋友說早安的時間。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五星时时彩走势图
足球即时赔率比分网 体彩天津十一选五 最快的电竞比分网 德甲直播拜仁 豪利棋牌送6元救济金下载 大乐今天透开奖号码查询 广东好彩一开奖历史 兼职网赚联盟 山东十一运夺金走势图一定牛 河北十一选五手机版 捕鱼大亨小说 斗牛牛棋牌下载 五分十一选五是国家开奖? 20120920恒大亚冠比分 天津11选五任四推荐 麻将来了血流换四张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