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垃圾咋辦?

2019-11-18 14:21:19  來源: 激流1921   作者:李摯
點擊:    評論: (查看)

  《國內最大垃圾填埋場快滿了,當地每天一萬噸垃圾咋辦?》,人民日報的一篇文章引起了筆者的關注,西安灞橋江村溝超過1000畝的垃圾填埋場即將結束它的使命,這個1994年建成的全國最大的垃圾填埋場提前20年達到了飽和,下一步怎么辦?人民日報的編輯也作出了較為科學的回答,除了填埋,還可以焚燒,西安、高陵、西咸等五個無害化處理(焚燒)項目每天可以處理12750頓的垃圾,看上去高枕無憂了,實則不然,垃圾混合燃燒會產生大量的有毒有害物質,編輯也把問題的解決落在了垃圾分類這個關鍵點上,并從居民生活垃圾分類管理、運輸是否分裝分運、執法是否持之以恒等幾個方面作出了較為詳細的分析。

  筆者覺得這個解決問題的思路沒有談清楚,就繼續來嘮叨下這個“垃圾”的事情。在我們概念里“垃圾”就是垃圾,是壞的東西,可垃圾就只是垃圾嗎?那制作衣柜大塊的木料分割后余留的小塊木料做成抽屜,我們的代謝物可以制作沼氣,一些書籍我們學過了學籍低的人可以接著利用,這時我們發現“垃圾”并不是一無是處。仔細想來,垃圾只是生活或生產過程之后遺留的物質,這些物質本身似乎并不“壞”,倘若在生活資料的使用過程中予以科學處理(即分類),在生產原料的加工過程中予以過濾處理(分類前的過程),這些殘留物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得到循環性、持續性的利用,可以變“廢”為“寶”了。而現實情況,“垃圾”就變“壞”了,壞就壞在了上述過程中及之后的處理方式是粗放的或根本無任何處理的,于是污染產生了,真垃圾產生了。那么問題來了,有兩種方向(變寶為廢的和變廢為寶的),可以變廢為寶的方向聽上去多么美妙,為什么有些人偏偏棄之不用而選擇另一個破壞性的方向呢?

  筆者按照上面提到的兩個領域(生產領域和生活領域)和大家探討。首先是生活領域,為什么有些人不愿意垃圾分類呢?原因五花八門,有的因為工作忙沒時間;有的因為覺得他分類了結果運輸沒分類也是徒勞;有的則是想分類可考慮到分類方法覺得模糊,很麻煩也就停在了想想這個程度,看上去十分復雜。而到了生產領域,問題變得簡單了起來,因為產生問題的核心只有兩個字——利潤。直白來說,進行生產的企業做個權衡,是罰款帶來的成本費用高,還是過濾處理帶來的成本費用高。權衡之后,發現還是交罰款成本低一些,甚至可能都不需要交(僅做口頭批評,要求改正),于是就出現了騰格里沙漠邊緣總面積約12萬平米的污染物,出現了無法食用的陽澄湖大閘蟹,出現了滾滾的白煙,出現了厚厚的霧霾。這時回看生活領域一些人不愿意分類的原因,也變得統一了起來,這些人也會同樣會做權衡,權衡什么呢?權衡做這件事與不做這件事帶給自己的收益,沒什么收益自然也就沒什么做的動力了。

  原因大體上找到了,那怎么解決呢?人民日報的編輯在篇尾寫道:推進垃圾分類是大好事,“面子”和“里子”都要做好——硬件設施有了,還需要每一個環節都能按要求做到位,這其中更少不了相關監管執法部門加大執法和監管力度。筆者對這個結尾也是有些異議的,主要有兩點。首先是這個處理方式僅僅是從管理者的角度給出了答案,而這個過程中進行分類的主體似乎只是被規定、被管理的。編輯認為之所以分類做的不到位是因為監管程度不夠(具體來說則是落實罰款規章制度等),而這在筆者看來恰恰相反,這做法只會進一步壓制大家分類的積極性,進一步強化大家的權衡意識,使得這項運動和大家對立了起來,結果可能只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提到了運動,其實在我國過去就有很多成功的群眾運動的經驗,影響比較大的要屬愛國衛生運動,這其中典型的則是除四害。在抗美援朝,粉碎美帝細菌戰爭期間,在中央防疫委員會的領導下,各地迅速掀起了群眾性衛生運動的新高潮,即“除四害運動”。運動規模之大,參加人數之多,收效之顯著,都是空前的。僅半年里,全國就清除垃圾1500多萬噸,疏通渠道28萬公里,新建改建廁所490萬個,改建水井130萬眼。共撲鼠4400多萬只,消滅蚊、蠅、蚤共200多萬斤。這是什么?為什么來的如此有效?這就是群眾運動的力量,一旦得到了群眾的認同,引導好群眾的觀念,那運動所迸發出來的能力是我們遠遠不能預料到的。因而去引導,去疏通,利用黨委會和黨員使大家理解垃圾分類的重要性以及和自己的相關性,落實群眾路線,使大家摒棄權衡意識,使每個人從被動遵從轉為主動行動才是治標治本的方法。管是管不住的,更是管不完的,但倘若“我被要求”變成了“我愿意”,原本的“阻力”就變成了源源不斷的“動力”,問題也就由復雜變得簡單。第二點是這個結論涉及的僅是生活領域中對于生活資料消費后的物質處理方面,工業生產領域的垃圾卻沒有提到,而這部分無論在性質上(毒性,腐蝕性等),還是在規模上,都在垃圾占有很大的比例。那這部分如何處理呢?筆者認為在市場環境下對于在生產領域的生產原理處理過程則是要充分發揮政府的社會職能了,只能是“狠狠”的管。寄希望于企業的主觀的環境保護意愿是蒼白無力的,成本高了,利潤就少了,而利潤對于企業可是碰不得的,是命根子。

  因而只有依靠政府控制,提高企業不做廢料處理過濾的成本(即處罰力度,如多罰款、或者罰款轉為關停整改等),才能使得企業不得不去做相應的處理,使問題得到緩解或臨時性的解決。不過即便在充分的調控下企業仍然是做著權衡,并不斷嘗試尋找新的突破點,至于問題的根本解決恐怕只能是斷了這個“權衡”的念想吧!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五星时时彩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官网 极速飞艇会被定位吗 竞彩足球比分推荐猎狐 沪市股票k线图 上海哈灵麻将哪里下载 大众麻将玩法 我中一千万彩票的经历 哈尔滨麻将一毛群 海南环岛赛 中石油股票今日行情 熊猫棋牌是真的吗 北京快三助手下载 3d试机号口诀 湖南麻将怎么算钱 大胸美美女捕鱼 四川麻将怎么算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