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香港:一次失敗的回歸!

2019-11-19 10:43:15  來源: 環球時訊網     作者:佚名
點擊:    評論: (查看)

  今日之香港群魔亂舞,鬼魅晝行,黑衣人猖獗,大陸人,說普通話者,全都成了黑衣人迫害的對象,這非常像上世紀三四十年代德國的猶太人,一位說“大家都是中國人”的中國人被暴徒潑油焚燒,一位70歲的清潔工被暴徒用磚塊砸傷致腦干死亡,整個香港從幼兒園到小學和中學已全部停課,大學更成了暴徒肆虐之地,大陸學生被迫逃離學校,直至逃離香港。

  人們不禁要問,這是回歸二十余年的中國土地嗎?香港到底回歸了沒有?到底回歸了什么?主權回歸,什么是主權?中國人在中國的土地上遭受迫害而不受法律的保護,暴徒也沒有受到法律的嚴懲,這能稱之為已經從英國人手中回歸的中國土地?這不由得讓人懷疑人生:香港到底回歸了沒有?香港還是中國的土地嗎?

  有一段視頻看到讓人久久沉默難語,在中環,許多黑衣人從遠處跑過來,大街兩旁是夾道歡迎的香港市民,他們拼命鼓掌,歡呼聲有如山響,他們是在歡呼“英雄”的歸來,在這種情形之下,我們還能稱那些黑衣人是暴徒嗎?當整個香港已陷入一片火海、一片黑煙,變得一片狼藉的時候,那些香港市民并沒有覺得那些黑衣人是在施暴,而是將他們視為“英雄”,作為一個中國人,我已然無語。

  我懷疑人生,懷疑香港的回歸是英國當年設的一場騙局,是中國外交的一次失敗。回歸之后的香港依然是洋人當法官,用英語作官方語言,學校里用英國教材,中國人到香港去還要辦通行證,如今中國人在香港被黑衣人打得像喪家之犬,卻沒有人出來主持公道,你說,這樣的香港,中國的主權到底體現在什么地方?

  至今我們依然在說香港回歸是中國結束外國殖民統治的一個標志,是中國擺脫殖民統治的一次重大勝利。然而香港的主權何曾有過回歸?教育主權回歸了嗎?文化主權回歸了嗎?司法主權回歸了嗎?新聞主權回歸了嗎?語言主權回歸了嗎?甚至中國人通行香港的權力回歸了嗎?這些都沒有回歸,何談香港回歸?何談香港回歸的成功實踐?

  以前我們對此并沒有如此感同身受,現在當說普通話的大陸人在香港受到政治迫害,當在香港學習的大陸學生的生命遭遇危險,當站在香港的土地上說一句“我是中國人”就會被人潑油焚燒,當中資企業的門店全部被砸,當中國國旗國徽在香港被任意污損和毀壞卻不受法律制裁,我們還能說這里是已經回歸中國的土地嗎?

  香港回歸可謂是一次失敗的主權回歸,如果面對回而不歸的香港我們還能稱之為勝利和成功,那么我懷疑被毛主席宣布從此站起來了的中華民族是否又被人打趴在地下了?一個在中國自己的土地上都會受人欺負和迫害的中國人又何來尊嚴,何來自豪感和驕傲感?

  1997年6月30日,我們看著英國國旗在香港落下,1997年7月1日零時,我們看到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在香港升起,我們熱淚盈眶,那一刻,作為一個中國人感到如此的自豪和驕傲,可令我們沒有想到的是,那一刻卻充滿了虛幻,那一刻升起的只是一面中國國旗而不是中國的主權,中國的主權被英國挖的坑掩埋了起來,中國在香港從未享有真正的主權,香港人的心距離祖國越來越遠,終有今日之慘禍。今天我要說香港暴亂的爆發是一件好事,一件天大的好事,這一事件真實地暴露了香港今日回而不歸的現狀,充分暴露了香港回歸是中國外交的一次失敗,它讓一次回歸變成了又一次淪喪。

  這里我會想起羅大佑的那首我們都耳熟能詳的歌曲《東方之珠》:“小河彎彎向東流,流到香江去看一看。東方之珠我的愛人,你的風采是否浪漫依然。月兒彎彎的海港,夜色深深燈火閃亮。東方之珠整夜未眠,守著滄海桑田變幻的諾言。讓海風吹拂了五千年,每一滴淚珠仿佛都說出你的尊嚴。讓海潮伴我來保佑你,請別忘記我永遠不變黃色的臉。讓海風吹拂了五千年,每一滴淚珠仿佛都說出你的尊嚴。讓海潮伴我來保佑你,請別忘記我永遠不變黃色的臉。船兒彎彎入海港,回頭望望滄海茫茫。東方之珠擁抱著我,讓我溫暖你那滄涼的胸膛,讓我溫暖你那滄涼的胸膛。”

  今天,當我們再唱這首歌的時候,誰還有香港是我愛人的感覺?誰還能感覺香港人依然是那張永遠不變的黃色的臉?誰還能對著那每一滴滴淚珠說出自己的尊嚴?誰還會去擁抱香港那滄涼的胸膛?

  今天,我們該做點什么了,不能再這么講述香港的故事,不能再這么傳承香港的歷史。香港必須回歸,必須真實的回歸,讓所有中國人都能憑著中華人民共和國身份證自由地行走在香港的土地上,讓漢語成為香港唯一的官方語言,讓中國人擔任香港法官,讓香港每一所學校升起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讓所有的學生高唱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讓中華民族5000年文明史進入香港課堂,讓中國精神成為香港精神,讓中國歷史上的英雄成為香港青年一代的偶像。

  是的,我們必須做點什么了,否則我們愧對祖先。我們應該改造深植于香港社會的殖民地基因和審美觀。是的,要改變香港,必先改造香港文化,香港長期被英國和日本殖民和占領,其民眾的文化心理已經背負了太多的英日文化基因,要改造這些文化基因,必先改造甚至消滅代表英日文化的文化漢奸,唯有如此,才能將香港從殖民地文化的桎梏中解救出來,才能讓香港人回歸正常的中國人的文化心理,香港回歸首要的便是文化回歸,文化不回歸,香港黑衣人的幽靈隨時會侵蝕香港人的精神,使他們在東西文化之間,在主人文化與殖民地奴才文化之間掙扎。

  是的,我們必須做點什么了,否則我們的尊嚴,我們的驕傲感和自豪感會再次被人打臉,拆除大陸與香港之間的“邊境”籬笆、“關卡”籬笆,心理籬笆,文化籬笆,不再用那張通行證,不再有那道邊境墻,不再有“特別”的區別,香港就是中國的一個行政區,沒有任何特殊性,如此大陸人和香港人都是中國人,沒有任何心理矮化或心理優勢,在中國的土地上,大家都是中國人,平等相處,鄰里相待。“阡陌交通,雞犬相聞。黃發垂髫,怡然自樂。”

  重溫聞一多先生的《七子之歌·香港》:“我好比鳳閣階前守夜的黃豹,母親啊,我身份雖微,地位險要。如今獰惡的海獅撲在我身上.啖著我的骨肉,咽著我的脂骨;母親呀,我哭泣號啕,呼你不應。母親呀,快讓我躲進你的懷抱!母親!我要回來,母親!”

  讀著這首詩,依然有一種要號啕大哭的感覺,回歸二十余年依然黑衣人橫行,依然有人公開要求獨立,依然有人在這塊土地上揮舞美國國旗,高唱美國國歌,群魔亂舞,依然有人污損中國國旗國徽,依然有人公開傷害來自大陸的中國人,“聞一多先生的那一聲“母親呀,快讓我躲進你的懷抱!”令今天的中國人深感愧疚,香港需要二次回歸,需要一次真正的回歸,需要一次從外到里的全方位回歸。需要一次從土地到主權到精神和文化的整體回歸。

  黑衣人在香港施暴,香港市民依然沉默,如果說黑衣人是暴徒,那么那些沉默的市民就是那些施暴者背后的暗黑力量,那種心理上的支持和情感上的同情使得暴徒們更加猖狂,學校停課還不夠,等到整個香港停電停水停網停交通的那一天,等到整個香港變成散發著死氣的臭港的時候,等到香港經濟和社會奄奄一息的時候,再來一個雷霆一擊,如此才能讓香港徹底回歸,才能實現香港的二次回歸,那時才會“金猴奮起千鈞棒,玉宇澄清萬里埃。”香港才會雨過天清,鬼魅遁形,東方之珠才會重新成為我的愛人,香江才會依然浪漫。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五星时时彩走势图
3d过滤缩水工具免 街机捕鱼单机版破解版 皇家游戏注册 福彩3d和值历史走势图 松江百搭怎么玩 今天股票下跌多少家 神来棋牌唯一正式版 极速快3保赢投注法 幸运飞艇走势图官网 佣金最低的券商 幸运28 三分彩是什么 大众麻将手机版下载 北京十一选五分布图 足球即时比分角球 如何炒股票新手入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