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清江游:新的較量拉開帷幕

2019-11-18 17:09:06  來源: 紅歌會網   作者:清江游
點擊:    評論: (查看)

  最近,媒體上報道美日已簽署一項新的協議,關于美日數字貿易協定。說起來這應該是很平常的事,不就是美日雙邊的一項貿易協定嘛,不值得大驚小怪。可隨后又看到一報道,美日歐確認將攜手促進數字領域的貿易,這事情似乎就有些名堂了。表面上看不過是多了一個歐盟加入到所謂的數字貿易中,不過是由雙邊貿易協定很可能會變成為多邊的貿易協定,還是貿易協定嘛。可當你看到其中的內容時,發現原來不是貿易協定那么簡單,里面另有文章。

  細看內容,美日歐這三家確認的攜手促進數字貿易雖還沒形成正式的協定,但絕不僅僅是題目顯示的僅是一項新的多邊數字貿易的意愿,這項貿易意愿涉及到的是新的數字貿易領域新規則的制訂問題,他們三家明確提出要掌控數字貿易規則的制訂權。

  如果我們只看到是美日要主導數字貿易新規則的制訂,而不是美日歐三家要主導數字貿易規則的制訂,事情也許還不是需要過多的關注,但如果美日歐三家把意愿變為一項三家的協定,正式變成為美日歐要主導一項數字貿易領域新規則的制訂,這要是不關注那是不是就糊涂了?不只是我國應該高度關注這件事,這三家之外的所有國家也應該高度關注這件事。

  如果僅是美日的關于數字貿易的協定企圖主導數字貿易規則的制訂,那只不過是一個雙邊貿易的協定,那只不過是兩國的意愿而已,而兩國企圖主導數字貿易規則的制訂,恐怕世界上多數國家會有疑問,或者說即使是世界第一經濟體和世界第三經濟體的意愿,那也是沒有公信力的,不會得到世界的認可。可當看到美日歐要共同要制訂數字貿易的規則時,性質就不同了。它不只是由雙邊變成是多邊,更主要的是它由兩個國家變成是世界上幾十個國家要參與的事,是幾十個國家要共同制定數字貿易的規則。下一步,那非歐盟的加拿大,澳大利亞包括美國的一些盟國和仆從國很可能也會極力要求參與進去。那么,僅從國家的實力或者說僅看經濟體量那就是相當驚人的。世界排名前十的經濟體中,以美國為首的就有七個國家要掌控數字貿易規則制訂,這還沒有包括澳大利亞和歐盟以外的其他國家。

  值得注意的是,這些以美國為首的參與者綜合實力不僅是經濟體量巨大,大部分還都是世界上主要的發達國家、也是數字經濟、數字貿易發展先行或者說是較快的國家。換個說法,也就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集團及其主要盟國都參與到其中,我們是不是應該有一種又被邊緣化的感覺?

  可以預料,這些國家在美國的領導下憑著掌控世界上的話語權,憑著西方集團國家在經濟、貿易領域的統治權,他們要聯合起來制訂一項新領域的規則,那恐怕就不存在公信力的問題。但一定會產生三個重大的疑問。

  第一個,為什么以美國為首的這些國家將在數字貿易領域規則的制訂上天然地與發展中國家劃開一條界線?而這條界線非常自然地把俄羅斯、中國、包括多數發展中國家劃了出去?

  第二個,以美國為首的西方集團國家憑什么拋開世界上大多數發展中國家去制訂數字貿易領域的規則?

  第三個,以美國為首的西方集團國家拋開世界上大多數發展中國家主導制訂數字貿易領域的規則將會帶來什么后果?

  也許這件事的核心在第三問上。我們都知道,市場經濟、世界貿易的所有基本規則都是西方集團國家制訂的,也正因為如此,他們才能長期處在世界領先的地位上。當他們繼續在數字經濟、數字貿易中把持基本規則的制訂后,肯定會給世界沒有參與制訂數字貿易規則的國家和廣大的發展中國家帶來不利的后果,至少在四個方面值得深究。

  一,美日歐企圖控制數字貿易規則的制訂權實際上是在控制未來世界的發展大勢,是企圖繼續壓制世界上大多數發展中國家的發展。

  我們都很清楚,當今的世界發展大勢不僅僅是中國正在崛起,很多的發展中國家也在崛起,在某些領域已經追上西方集團國家,甚至個別領域正在超越西方集團國家。這種態勢極大地影響著以美國為首的西方集團國家在世界上原有的優勢地位和美國的霸權地位。按照這個趨勢發展下去,發展中國家中的一些領先的國家很可能在目前的市場經濟全球化的過程中,利用西方集團國家處在頹勢的不利形勢下,在不遠的將來逐步趕上西方集團國家,并出現超越的趨勢。

  對于這一趨勢我們能看到,以美國為首的西方集團國家也會看到。他們肯定要力圖改變這一趨勢。數字經濟的出現,數字貿易的發展似乎要給西方集團國家帶來一種新的機遇。由于西方集團國家在數字經濟和數字貿易中占有先機,由于西方集團國家還擁有經濟貿易上的霸權地位,如果能夠制訂出有利于自己的數字貿易規則并強加到世界頭上,將很可能讓西方集團國家擺脫在世界全球化的市場經濟中逐漸敗北的頹勢,同時也會提高西方集團國家的士氣,也有可能防止西方集團國家最終滑向衰落。同時,也有利于他們繼續壓制發展中國家的發展。

  當規則的制訂權被這些發達國家攫取后,這些發達國家就擁有了盤剝世界上多數發展中國家的權利,而權利總是和利益聯系在一起。他們也就可能利用數字貿易的規則從多數發展中國家身上獲得先期利益,壟斷利益,額外獲取更多的利益。西方集團國家曾殖民統治世界上大多數地區時就證明了這一點,西方集團國家在工業化后的迅速發展也證明了這一點。歷史證明,西方發達國家的迅速發展不僅在于它們先行完成了工業化進程,先行進入科技發展時代,還在于它們利用先行的優勢利用制訂各種經濟、貿易、政治領域中的規則來盤剝世界上大多數發展中國家,并從中獲得非常巨大的額外好處。鑒于歷史的經驗,西方集團國家企圖掌控數字貿易規則的制定權的心理是非常急迫的。同時,也必然要排除世界上多數發展中國家參與規則的制訂。

  二,如果世界上多數發展中國家不能擁有平等的數字經濟、數字貿易規則的制訂權,很可能無法掌控自己未來發展的命運。

  在當今的世界,所謂“游戲”永遠有利于規則的制訂者,而不利于后來的參與者。我國在入世談判中為什么做出那么多的讓步,所謂讓步那就是不平等的、不公正的,不合理的要求,但當時我國確實為入世而沒有其它的招數可用,人家制訂的規則要求的,你不讓步,這談判就永遠達不成協議,“游戲”就不讓你參與。同樣,我們在很多的對外交往貿易中為什么付出過極大的代價,除了我們不能制造和不會制造的問題外,除了我們制造水平低的問題外,除了我們沒有掌握核心技術外,規則在其中坑我們不淺。為什么在很多領域不得不跟著跑?為什么在很多領域長期落后?人家訂的規則實際上起著一種壓制你發展的作用。你要想在同一賽場上競爭,那就得按人家的規則跑,如果不是跑的非常快,那你就必須跟在后面,而想發展并追趕人家,就不得不忍痛付出更大的代價。特別是在先進科技的發展上,發展中國家受規則制約和限制的事例比比皆是。

  人們都很清楚,我國在崛起過程中,特別是在新中國成立后的絕大部分時間內,被西方集團國家所制定規則的欺壓、欺詐、欺騙、敲詐和壓制可謂是家常便飯,西方集團國家制定的各種規則屢屢讓我國吃虧上當。

  所謂“知識產權”的出籠難道不是西方集團國家利用自己制定的規則強加到世界所有國家頭上的一種無本剝削方式,一種利用先發的優勢來盤剝發展中國家的一種手段?現在一提“知識產權”好像很自然,可這個要求,這個提法并不是一直就有的,明確提出“知識產權”是很晚才提出的。很多人在解釋知識產權時總是與所謂的專利法,版權法等混為一談。可如果人們問一句,西方集團國家明確提出維持他們的“知識產權”是指的專利法、版權法嗎?當然不是。“知識產權”更為寬泛,而且完全是一種政治性的要求。雖說知識產權有一定的道理和合理之處,但它更多的是一種利用先發優勢對發展中國家強制性的、欺詐性的收費。

  中美貿易戰是不是將要落幕還未可知,可特朗普一個“并沒有同意將取消加征關稅作為達成第一階段經貿協議的條件”的說法一拋出,再一次表明美國在談判中是沒有誠意的,又要出爾反爾,中美貿易戰大概率地要進入一個新的階段。這會不會是因美日歐數字貿易可能達成的協定背后撐的腰呢?因美日歐要掌控數字貿易規則的制訂,中美貿易戰是不是還要添加新內容?

  三,美日歐企圖控制數字貿易規則的制訂權一定會導致非參與國也就是所有發展中國家的不滿,而這種不滿一定會出現反彈。

  特別是金磚國家反彈力度可能很大。這種反彈必然造成一種結果,那就是非參與國與美日歐等國之間實際上將拉開在新的領域進行新較量的帷幕。世界以美國為首的西方集團國家與非西方集團國家在數字貿易領域的博弈、特別是與金磚國家之間在數字貿易領域的博弈或將成為未來非軍事領域博弈的重點。工業化時代,西方集團國家走在了世界前列,如果數字化時代西方集團國家仍然能走在世界前列,鑒于西方集團國家內在的恢復對世界統治的企圖,鑒于西方集團國家始終奉行弱肉強食的理念,世界多數發展中國家的未來發展必然要蒙上一層陰影,至少這將對世界其它國家形成一個新的壓制或者是新的挑戰,當然也是對正在崛起的我國一個新的挑戰。從某種意義上看這一新挑戰,實際上將形成一個對我國崛起的新阻力。

  可以設想,數字經濟、數字貿易規則制訂權一旦被西方集團國家所控制,世界未來的發展很可能再度出現兩極分化的態勢,過去發展中國家幾十年的發展成果很可能將被西方集團國家薅了羊毛,發展中國家很可能會失去繼續發展的主動權,也很可能再度陷入落后和被控制的地步,不得不追隨西方集團國家亦步亦趨,至少將會為未來的發展付出更大的代價。

  四,從這一次美日歐聯手要制訂數字貿易規則這事本身來看,讓我們進一步看清了這個世界國家之間本質性的區別。

  日本始終是與西方集團國家自居的,它不僅加入了西方的七國集團,在世界大事無論是政治上、經濟上,還是貿易上的利益總是與西方集團國家保持一致。而在未來的發展中它也明確表示是與西方集團國家保持一致,而這種一致就是壓制中國,阻止中國崛起。

  美日歐要掌控數字貿易規則的制訂權還反映了一個問題,那就是西方集團國家作為一個集團在相當長的時期內,不僅在世界大事上、在未來發展上仍要繼續利用自己擁有的先發優勢,企圖恢復對世界的統治,而且它們在主要的政治、經濟、貿易問題上會始終保持著高度的一致性。以前說過,在涉及我國主權、內政的問題時,西方集團國家總是高度一致的。這次在數字貿易的規則制訂上同樣顯示出這種高度一致性,這意味著我國崛起面臨的阻力不是來自美國一國,而是來自整個西方集團所有的國家。

  西方集團為奪得數字貿易規則的制訂權一定會采取各種各樣的具體措施特別是利用集團優勢對我國及沒有參與國實施壓制和封鎖。這和當年阻止中國加入國際空間站計劃,阻止我國加入伽利略衛星導航計劃是一樣的,也和當年對我國長期實施全面技術封鎖是一樣的。

  可見,我國應該及時提出數字貿易規則制訂的問題,高度重視數字貿易規則的制訂,至少我國應該占有一席之地。或者說我國應該聯合世界上所有的被排除在外的國家考慮共同制訂一項與美日歐對抗的數字貿易規則,就像在通訊領域的爭奪一樣,就像在5G的爭奪上一樣,就像在高科技發展上一樣,一定要有自己的自主權。

  一句話,世界在數字貿易領域進行新較量的帷幕即將拉開。我國一定要認識到數字貿易規則制訂的重要性,一定要看到西方集團國家正在聯合起來行動的危害性。人們常說亡羊補牢不如未雨綢繆,我國必須在數字貿易規則制訂上有所行動,不能再在數字貿易中被要挾!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五星时时彩走势图
黑龙江福彩36选7 山东群英会顺一遗漏 新疆35选7开奖预测 日本雅虎官网棒球比分 11选5今天开奖结果查询 内蒙古福彩中心官网 北京快三一定牛走势图排列三 秒速赛车稳赚玩法 福建时时彩 福彩天天选四中奖号 皇博神算一肖免费中特 山西扣点点麻将 闲来广东麻将苹果版 极速赛车微信扫码 河北十一选五基本跨 如何网络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