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紅色中國 > 理想園地

馬克思主義的重新解讀

2019-11-17 15:04:24  來源: 紅歌會網   作者:東方論壇
點擊:    評論: (查看)


馬克思主義的重新解讀(一)

徹悟馬克思主義的特性和他的貢獻

探索馬克思主義的重點和精髓

東方論壇 2019.11.6.

  一、馬克思主義“過時了”嗎?

  傳統解讀馬克思主義把它綜合為三個部分,卻把馬克思主義桎梏起來,既然鎖定就很容易成為教條或被庸俗化。

  然而這三個部分并不包括馬克思主義的全部內容,尚且哲學和政治經濟學屬于資產階級傳統的古典學科,是馬克思主義以前的古典學科,把馬克思主義也與之裝在一起,既不能明確馬克思主義的重點,也沒有突出馬克思主義的精髓。并且,馬克思主義的獨創和貢獻,是超越了以往資產階級古典哲學和政治經濟學及所有社會學的現代學問,把馬克思主義歸納進資產階的舊框架里,難以明顯解讀馬克思主義的重點和精髓,也很難表達清楚馬克思的獨創和馬克思的全部貢獻。這就不但限制了馬克思主義的廣泛性,而且把馬克思主義與資產階級古老的架構一起并列,把馬克思主義的特性、發現、創造和發展了的貢獻嚴重的庸俗化了。

  正當歐洲科學家僅僅在研究動物學或者植物學時,達爾文的進化學出來了。如果把進化學與植物學和動物學同一而論,簡直沒有理解進化學的意義,同樣,把馬克思主義的歷史唯物主義和科學社會主義與哲學和政治經濟學同一而論,咋么能理解馬克思主義呢?列寧說,鉆木取火是研究火,火箭上天也是研究火,這已經不是同一個意義了。正當德國古典哲學家們還在萊茵河打水要用來研究水時,馬克思燒開列車的蒸汽,已經把火車開到倫敦了。要把馬克思主義的歷史唯物主義從哲學中釋放出來,設立新的科目,單獨研究馬克思主義的歷史唯物主義時,才可能徹悟社會發展的規律而不至于教條化和陷入庸俗化。

  無論在哪一方面,馬克思都有他獨特的發現和他自己的首創,雖然他也繼承前人的成就,但是,他的發現和創造以及他新發展了的貢獻,遠遠超越他的前人,馬克思開啟了馬克思主義的新學說和新學科,完成了馬克思主義的獨立構建。對馬克思主義的解讀,不能再用以往古典的傳統的框架就可以概括了。

  然而,黨內資產階級有個自命超越了毛澤東的偽人,成為最偽大的馬克思主義者。他們掀起一場“真理標準”的大討論,拋出對“馬克思主義必須不斷地檢驗”才是真理的唯心論,什么“貧窮就不是社會主義”,把“階級斗爭”檢驗成“犯了錯誤”,把“無產階級專政”檢驗成“一場浩劫”,一瞬間,馬克思主義“過時了”,“馬克思主義不適應了”。把黨和毛主席開創的“共產主義的社會主義階段”, 一瞬間,被“檢驗” 成“極左路線”,隨著“檢驗真理”的步伐,通向共產主義的“社會主義階段”,一夜回到解放前的資本主義“初級階段”。隨著他關于“馬克思不能解答在他以后一百年以及二百的問題”的”鄧小平理論”誕生,馬克思主義就被打得粉碎,鄧小平先生和戈爾巴喬夫先生一定要鏟平“坑坑洼洼”的社會主義道路。果然蘇聯解體了,東歐劇變了,中國特色了,共產主義革命遭到毀滅性的失敗。

  馬克思主義“過時了”嗎?馬克思主義“不實用了”嗎?實現共產主義是“空想”了嗎? 這是每個共產黨人都應該思考的問題。經過這二三十年的反思,經過回顧這幾十年的歷史對“真理標準”的繼續檢驗,終于明確了,正如李慎明同志的結論,“不是馬克思主義出了問題,而是修正主義背叛了工人階級”。同時,我們也意識到,以往對馬克思主義的解讀出現的膚淺、偏差和遺漏以及修正主義惡意誤導和歪曲,是造成我們無產階級沒有完成好捍衛馬克思主義的艱巨任務。

  哥白尼走了,他已經466年沒有看見太陽升起了,但是,地球仍然圍繞太陽轉。共產主義尚未實現,無產階級還要繼續革命,馬克思主義永遠是我們的戰斗武器。共產主義革命運動在重新啟動,這就必須對馬克思主義要重新解讀,重新探索馬克思的科學貢獻,真正徹悟馬克思主義的重點和馬克思主義的精髓,更重要的是,還要重新構建馬克思主義各個因素的組織規劃 。筆者拋磚引玉,望廣大正能量人士都來參與。

  二、馬克思主義的特性

  學習馬克思主義,最基本的收獲首先要體會到馬克思主義具有兩個最特殊的性質:

  一是他的階級性;二是他的斗爭性。

  馬克思的天性是什么?偉大的馬克思導師,天生一來,他就是一心一意要解放全人類。因此,導師首先發現了工人階級。其實也非!與其說他發現了工人階級,不如說,他才是一心一意為工人階級的解放當代表。所以他發現了資產階級產生時,由資產階級創造財富的同時,創造了他們的掘墓人——工人階級。導師認為,只有工人階級是最徹底革命的先鋒隊伍,他們打碎的是腳鐐手銬,得到的是整個世界。只有工人階級才能徹底推翻資產階級,實現共產主義。這是馬克思主義最偉大的貢獻。所以,馬克思主義一直在為工人階級提供革命的精神武器。一定要推翻資產階級。這是馬克思主義的特性,也是馬克思主義的斗爭性。馬克思主義的使命,就是解放全人類。

  三、最杰出的貢獻是創造了工人階級先鋒隊——共產黨

  馬克思主義的誕生,改變了世界革命的方向。把無產階級組織成為革命先鋒隊,工人階級登上世界革命的政治舞臺,無產階級成為推翻資本主義的主力軍。

  1847年6月,正義者同盟在倫敦召開第一次代表大會,按照馬克思和恩格斯的倡議,把正義者同盟的名稱改為共產主義者同盟,并用“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的戰斗口號代替了正義者同盟原來的“人人皆兄弟”的口號。這種變化表明共產主義者同盟已發展成為無產階級政黨。

  這種階級性和斗爭性是馬克思主義的根本特性。

  只有具備這種特性,才能實現“完全的社會主義即共產主義”的使命。沒有工人階級的革命運動,階級斗爭就是空話,進行階級斗爭放棄了無產階級專政,照樣是空話。

  四、“階級斗爭”和“無產階級專政”是馬克思主義的精髓

  “階級斗爭”和“無產階級專政”是馬克思主義的精髓。

  沒有工人階級就談不上“階級斗爭”和“無產階級專政”。這屬于馬克思主義的精髓。

  馬克思說“我的新貢獻就是證明(1)階級的存在僅僅同生產發展的一定歷史階段相結合;(2)階級斗爭必然導致無產階級專政;(3)這個專政不過是達到消滅一切階級和進入無階級社會的過渡《馬克思致魏德邁》。”!這里的“階 級斗爭”和“無產階級專政”才是馬克思導師貢獻的成就。這里的“階級斗爭”和“無產階級專政”是馬克思主義重點的核心價值。“階級斗爭”和“無產階級專政”才是馬克思主義的精髓!

  階級斗爭是社會發展的動力,共產黨一旦放棄階級斗爭,也就斷絕了黨的使命,而不進行無產階級專政,工人階級也就失去政權。“誰要是只承認階級斗爭,那他還不是馬克思主義者,他可能還沒有走出資產階級思想和資產階級政治的圈子。用階級斗爭學說來限制馬克思主義,就是割裂和歪曲馬克思主義,把馬克思主義變成資產階級可以接受的東西。只有承認階級斗爭、同時也承認無產階級專政的人,才是馬克思主義者。馬克思主義者同庸俗小資產階級(以及大資產階級)之間的區別就在這里。必須用這塊試金石來測驗是否真正了解和承認馬克思主義(列寧《國家與革命》)。

  這就是馬克思主義的重點,這就是馬克思主義精髓。

  無產階級專政是“達到消滅一切階級和進入無階級社會的過渡",但是,我們相信了黨內的民主派,走資派,蛻化變質的腐化派,反而怪怨“馬克思主義不實用了”。這就是我們沒有領悟到無產階級專政的實質。現在重溫馬克思主義的精髓,回想,難道是馬克思主義過時了嗎?

  那么,有人會說,馬克思主義的“歷史唯物主義”,就是馬克思主義哲學,馬克思主義的“剩余價值理論”和“有計劃按比列發展經濟”就是馬克思主義的政治經濟學,馬克思主義的階級斗爭和無產階級專政就是馬克思主義的科學社會主義。何必再畫蛇添足,又說三個組成部分不完全包括馬克思主義呢?

  這樣就又錯了!

  我們重新解讀馬克思主義,必須把馬克思主義重點、精髓和他的獨創貢獻歸屬于馬克思自己建立的科學體系內,重新設立馬克思主義的新建構,以區別于馬克思前的古典哲學和古典政治經濟學,不能把馬克思主義再與資產階級庸俗不堪的框架一起并列。

  五、馬克思的發現和創造

  1)、馬克思導師開創了歷史唯物主義。

  哲學僅僅是研究世界觀和方法論而已,馬克思的辯證唯物主義可以屬于哲學的范疇。但是,馬克思主義的歷史唯物主義,已經不屬于哲學的研究范疇。而已經成為科學社會主義的基礎了,“階級的存在僅僅同生產發展的一定歷史階段相結合”。這“歷史階段”,正是由“生產的發展”所決定。歷史唯物主義是導源于對政治經濟學范疇的生產、資本、流通、交換、分配和消費等經濟活動、導源于經濟關系和經濟規律的學科中,尤其是導源于對生產力和生產關系,經濟基礎和上層建筑研究,生產關系和社會關系領域的研究。而不是研究哲學就可以實現了。

  傳統的和德國古典哲學的研究對象只是針對事物發展的一般規律和人對事物的認識。而馬克思導師發現生產力發展到了不同階段,必然改變社會的生產關系,改變生產關系的社會所有制的變革,是社會發展的規律。這是傳統哲學和古典哲學永遠不會涉及的新的學科。馬克思主義的歷史唯物主義和科學社會主義突破了哲學范疇的所有科目,是研究人類實現共產主義的最重要的新課題。一旦把研究社會發展規律的新學科回爐進古典哲學舊科目內重新去熔煉,正如把金子與青銅熔化在一起一樣不可思議。而馬克思開創的歷史唯物主義,則遠遠突破傳統的和德國古典哲學的研究范疇,導師的研究領域上升為掌握了人類社會發展的規律。尤其是:

  (一)、資本主義時期的社會主義革命,是工人階級要武力奪取政權;

  (二)、社會主義時期向共產主義過度階段的“共產主義革命”,要一直掌握“無產階級專政”!

  馬克思導師精準地確定了,“在資本主義和共產主義之間,從前者變為后者的革命轉變時期。同這個時期相適應也是一個政治上的過度時期,這個時期的國家只能是無產階級的革命專政(馬克思《哥達綱領批判》)。在社會主義向共產主義革命的過程,“是一個無產階級專政的過程”。而“真理標準”不是通過“討論”才能獲得,歷史告訴我們,真理不是通過“討論”而產生,而是要通過歷史的鑒定而結論的。赫魯曉夫丟了階級斗爭和無產階級專政,“衛星上天,紅旗落地”,鄧介石先生放棄階級斗爭和無產階級專政,卻帶領著他的修正主義集團整體移民,投奔帝國主義的懷抱。

  馬克思導師創造的歷史唯物主義是研究社會發展規律的科學。如果把哲學歸納于馬克思的歷史唯物主義,這就對了!那么, 反而是把歷史唯物主義壓宿在哲學范疇的舊科目,也就把馬克思的歷史唯物主義庸俗化了。

  結果,導致我們沒有把無產階級專政的精髓拿出來,獨立去思考,深刻去領悟,著重去指導世界革命。反而,我們卻把馬克思主義的精髓與普通的哲學融為一談,失去馬克思主義精髓的偉大意義,而致使共運中,取得政權以后,忽略了繼續進行階級斗爭,繼續對資產階級的專政,致使勝利得而復失。

  唯有毛澤東同志才突破了哲學這個傳統的庸俗化怪圈,毛主席說,“列寧為什么說對資產階級專政,這個問題要搞清楚,這個問題搞不清楚,就會變修正主義。”毛主席把階級斗爭和無產階級專政理論上升到社會發展學的領域,毛主席把馬克思主義的精髓從普通的“哲學”內提取出來,還原了馬克思主義的精髓,發展了馬克思主義,創造了繼續革命和文化革命的毛澤東主義,開劈了社會主義向共產主義革命的文化大革命——即“共產主義革命”!

  文化革命是社會主義實現共產主義的革命,是共運史上的最后一次革命的斗爭階段。

  馬克思主義的無產階級專政與毛主義的繼續革命和文化大革命,是一脈相承的共產主義理論,是科學社會主義最重要的組成部分,是指導社會主義向共產主義革命的《 馬-毛主義 》,是繼續革命離不開的《馬-毛主義》的精髓。

  馬克思主義誕生170多年以來,由于我們沒有把“哲學”歸納于歷史唯物主義的新建構,反而誤把“歷史唯物主義”這個馬克思主義的新科目壓宿回歸至古典哲學的范疇,而導致庸俗化了馬克思主義。也就逐漸丟掉了階級斗爭和無產階級專政的馬克思主義的精髓。出現“馬克思主義過時了”,“革命理論斷層了”。“馬克思不能解答在他一百年以及二百以后的問題”了,等等。尤其是向共產主義的革命,也不是“無產階級專政的過程”了,反而要返回所謂的“初級階段”了,最可笑的是又要“補資本主義的課”了,這樣一來,“毛澤東犯了錯誤”了,最無恥的是啟妖捏怪泡制出“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偽命題,把社會主義時期是“無產階級專政”的過程徹底否定,堂而皇之,“一夜回到解放前”是必然的了。反而把馬克思主義打得粉碎,甚至,狠狠罵了毛主席幾十年。

  現在,我們必須重新解讀馬克思主義!把馬克思尖端科學的”歷史唯物主義”這個新學科與古典時期的傳統“哲學”相互分別開來。馬克思主義的哲學肯定是有的,但是,馬克思主義的哲學要歸納在馬克思主義的新學科的“歷史唯物主義和科學社會主義”之框架內,而避免再把馬克思主義的歷史唯物主義和科學社會主義繼續壓宿回古典傳統哲學范疇的舊科目內。要把馬克思主義發現的“社會發展 規律”,運用在社會主義向共產主義革命中,社會主義向共產主義的革命,就是要以馬克思主義的“無產階級專政”和毛主義的“繼續革命”相結合的"馬-毛主義"為指導。

  一面要把毛主義的繼續革命與馬克思主義的無產階級專政精密地結合在一起,不但要使馬克思主義的無產階級專政成為文化革命的科學依據,同時,又要把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理論作為毛澤東同志發展了的馬克思主義,把兩者凝結在一體,成為指導社會主義向共產主義革命的“馬-毛主義”。

  2)、科學社會主義。

  事實上歷史唯物主義與科學社會主義是不能分割的一回事。但是科學社會主義著重社會主義向共產主義的革命過渡。“共產主義革命就是同傳統的所有制關系實現最徹底的決裂;毫不奇怪,它在自己的發展中要和傳統的觀念實行最徹底的決裂(馬克思恩格斯《共產黨宣言》)。”實現共產主義,必須經過“共產主義革命”完成“兩個決裂”。這是社會主義要完成的使命。

  科學社會主義的定義:

  “這個社會主義就是宣布不斷革命,就是無產階級的階級專政,這種專政是達到消滅一切階級的差別,達到消滅這些差別所由產生的一切生產關系,達到消滅和這些生產關系相適應的一切社會關系,達到改變由這些關系產生出來的一切觀念的必然的過渡階段(馬克思《法蘭西內戰》)。”

  這就是馬克思主義的歷史唯物主義和科學社會主義的定義。

  3)、歷史唯物主義與科學社會主義是不可分割的

  歷史唯物主義,亦暨科學社會主義的基礎理論。這門學科雖然導源于德國古典哲學,但是,研究社會發展規律以及研究共產主義的原理,這與哲學的研究對象是不同領域學說的不同科目。歷史唯物主義的研究對象是:

  A、社會發展規律;B、一種社會制度向另一種社會制度過渡和變更;C、各個社會階段的性質;D、生產力和生產關系的相互作用;E、生產關系對社會關系的作用;F、經濟基礎對上層建筑的相互制約;G、社會主義向共產主義革命的過渡;H、實現共產主義的條件,等等,這些研究對象涉及學科層面非常廣泛,何止是用哲學可以完成的呢?“唯物主義歷史觀和通過剩余價值揭露資本主義生產的秘密,都應當歸功于馬克思。由于這些發現,社會主義已經變成了科學,現在的問題首先是對這門科學的一切細節和聯系作進一步的探討(恩格斯《社會主義從空想科學到的發展》)。”這些馬克思主義的歷史唯物主義是超越哲學以外,形成獨立的學科才能進行,不是單獨拿哲學的研究可以解決的。這是社會發展的學說,這已經是超越哲學,而進入科學社會主義的建構也!

  這就可以說明辯證唯物主義,歷史唯物主義和科學社會主義是馬克思和恩格斯的獨創!同時可以證明,研究歷史發展規律的科學不是哲學范圍的科目。這里有人會問,這不是把歷史唯物主義與科學社會主義混為一談了嗎?回到是:這就對了!但是,這不是混為一談,而是不可分割!這兩者,實際是一回事。

  恩格斯說“馬克思和我,可以說是從德國唯心主義哲學中拯救了自然的辯證法并且把他轉為唯物主義的自然觀和歷史觀的唯一的人(恩格斯《反杜林論》)。”這是馬克思恩格斯對科學社會主義的貢獻,而歷史唯物主義是科學社會主義的基礎。恩格斯說,馬克思和我把唯物主義轉為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這就說明,前人是沒有人這樣做的。

  4)、政治經濟學的批判與政治經濟學的不同

  馬克思的《政治經濟學批判》,與資產階級的《政治經濟學》,這完全不是一回事,也不能同一而論。

  本是馬克思對資產階級的《政治經濟學批判》!導師本身已經就突破了所有資產階級政治經濟學家們窄狹庸俗的眼見,馬克思導師批判了資產階級所有治經濟學界的重農主義,重工主義,重商主義以及拜金主義等1500多部書籍的資產階級庸俗不堪的政治經濟學。 馬克思導師從一開始涉及政治經濟學時,就寫出《政治經濟學批判》,并且導師把他歷盡艱辛43年著述的《資本論》的副標題仍然叫做《政治經濟學批判》。

  馬克思是對資產階級的政治經濟學的批判,是由政治經濟學領域脫穎而出又上升到對政治經濟學指點、指導和評判的境界。但是, 直到現在,仍然還不把導師的《政治經濟學批判》與資產階級的《政治經濟學》加以區分開來,就會仍然繼續把馬克思主義庸俗化下去 !這是從列寧同志以來,我們一直沒有把馬克思批判資產階級的政治經濟學上升或者還原到馬克思主義的對《政治經濟學批判》的地位,這樣一來,導致特色修正主義仍然拿自由主義和新自由主義當馬克思主義,堂而皇之地搞所謂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以及“社會主義的經濟改制”!堂而皇之把全民所有制和集體所有制掠奪和瓜分為資本主義的所有制和賣辦資產階級的殖民主義所有制。把一個中、蘇、美三強鼎立的社會主義工業國,掠奪瓜分為一個半殖民地半權貴統治的失去主權的“美-中國”,自己在賣淫還拿特色當貞潔牌房。

  我們的教科書,應該把失去真實的”馬克思主義的所謂“政治經濟學”,回歸為馬克思主義的“《政治經濟學批判》"!要重新作非馬克思主義的“政治經濟學”,僅僅作為馬克思主義的“《經濟學的批判》的副本”,去連帶著教學。而絕不能再繼續把馬克思“對政治經濟學的批判”,與古典“政治經濟學”而混為一談了,絕不能再繼續把馬克思的《政治經濟學批判》庸俗化下去了。

  我們要把馬克思主義對政治經濟學的批判,反而歸屬于政治經濟學,這就錯了,一直不與糾正就錯上加錯了。當然,馬克思主義對資產階級的政治經濟學批判是可以叫做馬克思主義的“政治經濟學”。但是,這樣已經忽略了馬克思主義對資產階級的政治經濟學批判的斗爭性,失去批判資產階級政治經濟學的戰斗性。反而,把馬克思主義批判政治經濟學沾染了政治經濟學的庸俗性。很容易被修正主義篡改混淆。

  馬克思說:

  “物質生活的生產方式制約著整個社會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的過程。不是人們的意志決定人們的存在,相反,是人的社會存在決定人們的意識。社會的物質生產力發展到一定的階段,便同它們一直在其中活動的生產關系發生矛盾。于是這些關系便由生產力的發展形式變成生產力的桎梏。那時社會革命時代就到來了。"

  "隨著經濟基礎的變更全部龐大的上層建筑也或慢或快地發生變革。"。

  "我們判斷一個人不能以他對自己看法為根據,同樣,我們判斷這樣一個變革時代也不能以他的意識為根據;相反,這個意識必須從物質生活的矛盾中,從社會生產力和生產關系之間的現存沖突去解釋。"

  "無論哪一個社會形態,在它們所能容納的全部生產力發揮出來以前,是絕不會滅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產關系,在它存在的物質條件在舊社會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絕不會出現的。"

  "資產階級的生產關系是社會生產過程的最后一個對抗形式(馬克思《政治經濟學批判序言》1850年1月《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二卷P82-83)。”

  這是馬克思導師對社會發展規律最經典、最精辟的論述。

  這些論述無論對哲學,政治經濟學和社會發展學還是對歷史唯物主義和科學社會主義都是非常適用的教材。但是,這些經典論述是來自馬克思對資產階級政治經濟學的批判。如果把馬克思主義對政治經濟學的批判,歸納在政治經濟學課程里,這不是等于把航天學院教材編制于鉆木取火的原始人群的取火里一樣的可惜嗎?

  一旦恢復馬克思導師的對《政治經濟學的批判》,就會嚴格制止吳敬璉一類反動的《政治經濟學》繼續招夭闖騙了。

  5)、剩余價值理論。這是馬克思對資產階級“政治經濟學批判”的成果。如果問,這不就是馬克思主義的 政治經濟學嗎?倒不如說這是馬克思主義的“剩余價值學”。蘇聯社會科學院出版的《政治經濟學教科書》,是給馬克思安上了,并且叫作“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實際上呢,是把馬克思主義庸俗化了。馬克思已經超越了政治經濟學,“用唯物辯證法從根本上來改造全部政治經濟學,這是馬克思恩格斯做了最新穎的貢獻的地方,這是他們在革命思想上英明地邁進的一步(列寧《馬克思恩格斯通信集》)。”但是,本來是馬克思對“政治經濟學”進行的批判,而我們卻又顛倒回來,又把馬克思對政治經濟學的批判,再回爐到政治經濟學內嗎?

  我們的教科書,應該把失去真實的”馬克思主義的所謂“政治經濟學”,回歸為馬克思主義的“《政治經濟學批判》"!要重新作非馬克思主義的“政治經濟學”,僅僅作為馬克思主義的“《經濟學的批判》的副本”,去連帶著教學。而絕不能再繼續把馬克思“對政治經濟學的批判”,與古典“政治經濟學”而混為一談了,絕不能再繼續把馬克思的《政治經濟學批判》庸俗化下去了。

  我們要把馬克思主義對政治經濟學的批判,反而歸屬于政治經濟學,這就錯了,一直不與糾正就錯上加錯了。當然,馬克思主義對資產階級的政治經濟學批判是可以叫做馬克思主義的“政治經濟學”。但是,這樣已經忽略了馬克思主義對資產階級的政治經濟學批判的斗爭性,失去批判資產階級政治經濟學的戰斗性。反而,把馬克思主義的政治經濟學沾染了政治經濟學的庸俗性。很容易被修正主義篡改混淆。

  馬克思說:

  “物質生活的生產方式制約著整個社會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的過程。不是人們的意志決定人們的存在,相反,是入門的社會存在決定人們的意識。社會的物質生產力發展到一定的階段,便同它們一直在其中活動的生產關系發生矛盾。于是這些關系便由生產力的發展形式變成生產力的桎梏。那時社會革命時代就到來了。"

  "隨著經濟基礎的變更全部龐大的上層建筑也或慢或快地發生變革。"。

  "我們判斷一個人不能以他對自己看法為根據,同樣,我們判斷這樣一個變革時代也不能以他的意識為根據;相反,這個意識必須從物質生活的矛盾中,從社會生產力和生產關系之間的現存沖突去解釋。"

  "無論哪一個社會形態,在它們所能容納的全部生產力發揮出來以前,是絕不會滅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產關系,在它存在的物質條件在舊社會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絕不會出現的。"

  "資產階級的生產關系是社會生產過程的最后一個對抗形式(馬克思《政治經濟學批判序言》1850年1月《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二卷P82-83)。”

  這是馬克思導師對社會發展規律最經典、最精辟的論述。

  這些論述無論對哲學,政治經濟學和社會發展學還是對歷史唯物主義和科學社會主義都是非常適用的教材。但是,這些經典論述是來自馬克思對資產階級政治經濟學的批判。如果把馬克思主義對政治經濟學的批判,歸納在政治經濟學課程里,這不是等于把航天學院教材編制于鉆木取火的原始人群的取火里一樣的可惜嗎?

  一旦恢復馬克思導師的對《政治經濟學的批判》,就會嚴格制止吳敬璉一類反動的《政治經濟學》繼續招夭闖騙了。

  6)、有計劃按比例發展經濟

  斯大林同志稱“有計劃按比例經濟規律”,實際上人為的有計劃按比例發展經濟,是一項經濟政策,不應該屬于客觀存在的規律。有計劃按比例,這是馬克思針對資本主義經濟危機的策略。

  六、列寧同志歸納馬克思主義三個部分的重要意義

  列寧歸納了馬克思主義的三個組成部分,是具有非常重要的偉大歷史意義。

  俄國 十月革命前夕,布爾什維克與孟什維克發生了嚴重的政治分歧和組織分裂,給布爾什維克的內部也帶來強烈的思想斗爭。以普列漢諾夫為首的孟什維克,足大多數是屬于小資產階級和部分的中產階級以及個別大資產階級知識分子,他們缺是在俄國的國家杜馬議會內有幾票議員,他們積極主張通過議會形式的改良,可以取得實行社會主義勝利,可是,這是空想的社會主義,他們反對列寧武裝奪取政權的科學社會主義,他們反對馬克思主義以及列寧主義。

  列寧總結了馬克思主義的“三個組成部分”,捍衛了馬克思主義以暴力革命的科學社會主義理論 ,粉碎了議會實現社會主義的空想社會主義,統一了布爾什維克的思想戰線,維護了布爾什維克內部的組織統一,最后實現了十月革命的偉大勝利。

  但是,正如恩格斯說的,革命領袖不是算命先生,列寧同志也沒有經歷過社會主義時期,資產階級復辟的社會實踐,也就沒有把馬克思無產階級專政理論作為馬克思主義的第四組成部分獨立出來,作為馬克思主義的重點和精髓,以這個重點去強調。這個任務一直留給半個世紀以后的毛澤東同志。一直在毛主席創造了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和文化革命的學說時才得到完成。毛澤東主席才把馬克思主義的精髓“無產階級專政”與毛主義的“繼續革命”學結合起來,完成了由社會主義到共產主義革命的理論指南。

  面對無產階級革命處于低谷時期,面臨共產主義運動就要重新啟動,馬克思主義需要緊急應戰!重溫馬克思主義,重新解讀馬克思主義,重新摘取馬克思主義的重點,重新闡述馬克思主義的精髓,這是當前在所必行的任務,筆者的拋磚引玉希望廣大老師廣大工農紛紛相應。所以說,把無產階級專政作為馬克思主義的第四部分,與毛主席在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和文化革命的毛主義,作為共運中從社會主義到共產主義的“共產主義革命”理論是在所必行的緊急任務。

  七、馬克思主義內核的構建

  1、馬克思主義的特性:

  (1)鮮明的階級性,

  (2)強烈的斗爭性;

  2、馬克思主義的精髓:無產階級專政;

  3、馬克思主義的貢獻:

  (1) 發現了工人階級

  (2)組織了工人階級及先鋒隊組織;

  (3)剩余價值學說;

  (4)政治經濟學批判

  (5)歷史唯物主義;

  (6)科學社會主義;

  (7)有計劃按比例發展;

  4、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理:辯證唯物主義;

  重新解讀馬克思主義,必須鑿穿馬克思主義的內核,徹悟馬克思的精髓,要從馬克思的階級性入手。用“三個組成部分”太概括,很平庸,不透徹。

  170年以來,無產階級專政的歷史經驗告訴我們,社會主義的暫時失敗不是馬克思主義出了問題,雖然修正主義的叛變是主要因素,但是,也是我們對馬克思主義的學習和解讀有所遺漏、領悟有所不透、理解有所不及,運用有所偏差,重新解讀馬克思主義很有必要。

  毛主席說,我是靠總結經驗指揮的,我們也要總結經驗,必須為馬克思主義重新建構新的框架。 我們不否定馬克思主義的三個組成部分,也不能重新解讀馬克思主義。

  東方論壇 2019.11.6.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五星时时彩走势图
河源和平人百搭麻将 长春手机科乐麻将挂免费版 广西11选5技巧 女孩与枪 长沙麻将单机版下载 北京pk10外围平台 有哪些好的股票配资平台 股票初学者入门知识 微乐长春麻将下载安 北京快乐8所有开奖结果 2019041期排列三直租 吉林麻将抓牌顺序 天津快乐10分快乐4 福彩双色球开奖 股票行情实时查询000430大盘实时走势查询 北京快中彩质合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