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讀書 > 文化

姚忠泰長篇小說連載:《跨世紀的紅土情緣》(66)

2019-06-14 11:44:10  來源: 紅歌會網   作者:姚忠泰
點擊:    評論: (查看)

  二、江山紅遍

  66

  所謂高饒聯盟,除了高崗,還有一個饒漱石,也是共產黨里面的一個重量級人物。

  趙志強知道,饒漱石乃同鄉,是江西省臨川縣人,二十歲入黨,歷任浙江共青團省委書記、中華全國總工會宣傳部長、上海工人聯合會主任、東南局副書記、華中局副書記兼新四軍政治部主任、華中局代理書記兼新四軍代理政委、華東局書記、華東軍區政委。新中國成立之后,饒漱石曾擔任華東軍區政委兼第三野戰軍政委、華東軍政委員會主席、中共上海市委書記、中共中央組織部長。

  在北京這幾年,趙志強張向榮夫婦見過饒漱石。在趙志強張向榮夫婦的印象中,饒漱石是一位中等個子,眉清目秀炯炯有神,嘴唇上面留著胡須,典型的江南水鄉知識分子。由于饒漱石長期從事思想政治工作,為人處世非常認真,謹小慎微,辦事喜歡三思而后行,比較內向,篤行潔身自好。他除了工作學習看書作文思考問題以外,幾乎沒有什么愛好,平日里面衣著樸素,像一個紅色的苦行僧和清教徒。饒漱石文化水平很高,辦事能力也很強。他在“皖南事變”之中臨危受命,和葉挺一起主持新四軍的全局,饒漱石負責新四軍政治工作,效果很好。皖南事變以后,饒漱石擔任新四軍政治部主任。劉少奇前往延安黨中央工作以后,饒漱石擔任新四軍代理政委,與代理軍長陳毅關系很不睦,經常發生口角。這也沒有辦法,誰叫他們兩人都是共產黨里面博學多識并且爭強好勝的新四軍領導人。然而,陳毅和饒漱石都是老布爾什維克和高級干部,他們并沒有因為個人沖突從而影響黨的工作,在他們的共同努力之下,新四軍迅速得到了很大發展,同時贏得戰果輝煌。

  趙志強曾經聽見饒漱石的部下說過:在日常的工作方面,饒漱石非常認真負責,雖然從來不輕易發火,但是不怒而威,嚴于律己同時也嚴于律人,沒有人敢在他的面前敷衍塞責打馬虎眼;在日常的生活方面,饒漱石更是以簡樸著稱,從來都是跟戰士們一起吃飯,穿的衣服也永遠只有兩套,直到舊衣服實在不能穿了,才想申請換一套新衣服。新中國成立以后,饒漱石也始終堅持不抽煙不喝酒,更不主動宴請任何人,決不在飯桌上面以私廢公;進了上海,饒漱石在擔任著華東局書記的時候,他雖然是華東第一把手,但家里居住的房子卻是別人挑剩下的。有一次,夫人陸璀給孩子買了幾個桔子,雖然陸璀掏的是自己的錢,但是饒漱石也很不高興,批評她不應該亂花錢慣了孩子。

  新中國成立不久,饒漱石調到北京之后,與高崗走在一起而且關系密切,合力反對劉少奇。眾所周知,劉少奇是黨中央的第二把手,而且主管組織工作,樹大根深,不會被輕易扳倒。饒漱石曾經是劉少奇從新四軍中提拔起來的高級干部,劉少奇去延安參加中央工作,饒漱石就擔任新四軍代理政委。眼下饒漱石投靠高崗,回過頭來想共同拱捯劉少奇,故讓劉少奇十分不快,感到心寒,認為饒漱石結盟高崗反對他,是一個忘恩負義的小人,干著過河拆橋的事情,屬于恩將仇報那么一類人。

  毛澤東主席去杭州那邊,主持制定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一部憲法。那段時間,就由劉少奇周恩來在北京主持召開中央七屆四中全會的籌備會議,而高崗饒漱石的問題,將在這次會議里面解決。對于高崗饒漱石兩人,毛澤東主席雖然恨鐵不成鋼,欲打碎其聯盟,但是對他們還是相當寬厚的,準備給予他們改正錯誤的機會。毛澤東主席曾致信劉少奇,期望通過一個團結決議,應該盡可能地作出正面說明,不批任何同志。

  高崗看到由劉少奇主持制定的《關于增強黨的團結的決議》之后,深感大勢已去,十分惶恐,致信毛澤東主席,承認錯誤,要求見毛澤東主席一面。之前高崗曾經串聯陳云鄧小平,未料他們報告了毛澤東主席,因此,高崗更加被動。毛澤東主席覺得七屆四中全會馬上就要到了,要高崗自己直接去找劉少奇、周恩來、鄧小平商量。毛澤東主席再一次致信劉少奇,囑咐:“關于七屆四中全會方針,應該歡迎任何同志的自我批評,盡量地不要批評任何同志,以便等候他們覺悟。”毛澤東主席還要劉少奇把這封信轉給高崗本人,七屆四中全會之前,劉少奇、周恩來、鄧小平三人共同找高崗談話,劉少奇、周恩來、朱德、陳云、鄧小平五人共同找饒漱石談話,指出了他們的錯誤。接著,七屆四中全會順利召開,通過了《關于增強黨的團結的決議》。會議由劉少奇主持,毛澤東主席沒有去參加,他還在浙江杭州主持制定并且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一部憲法。七屆四中全會以后,一連十天里面,分別由周恩來和鄧小平召開有關高崗和饒漱石問題的座談會。座談會后,高崗、饒漱石停職反省,各自在家里寫書面檢查。

  高崗從一馬當先到停職反省,從趾高氣揚到低頭認罪,昔日的門庭若市變成今天的門可羅雀,現實中巨大的反差,讓他心里接受不了,于是拔出手槍自殺身亡。高崗死了,饒漱石可謂物傷其類活著受罪。因為相對而言,饒漱石曾經比較依賴高崗。

  七屆四中全會開完之后,由于沉重的心理壓力,饒漱石的面部神經痙攣更加嚴重,然而他在秘書的協助下,半年之內寫出了兩萬字的檢討。在檢討中,他往自己頭上“扣”了八頂帽子。在這一年里面,他待在家里無所事事,聽候組織處理,除偶爾去住所附近的景山公園散步以外,基本上不出門。一年里面,中央幾次反復研究處理方案,決定接受毛澤東主席的意見,即只撤銷饒漱石的中央委員和組織部長職務,保留他的黨建,留給出路。(哪里知道后來節外生枝,饒漱石要求翻案,結果引火燒身,不幸遇上兩件錯案,導致神經分裂,此為后話。)

  趙志強張向榮老兩口講述以上高崗饒漱石事件的情況時,趙洪濤始終仔細聽著。一旁的戴慶嵐也走過來認真聽著,深感政治斗爭的嚴重性。

  趙志強認為,饒漱石可是一位老布爾什維克,正直能干,平日作風嚴謹,可惜跟錯了人,排錯了隊,外加他平日里不茍言笑,遇事爭強好勝,人緣欠佳,總是那么鋒芒畢露表現自己,結果聰明反被聰明誤,自食苦果。張向榮也說,饒漱石的妻子陸璀更是不幸啊,一個著名的革命女干部,曾經是北平“一二·九”運動的學生領袖,德才貌全優秀,思想內涵十分深刻,一直都是黨的優秀婦女干部,這一下可完了,成為了反革命家屬受人鄙夷,她以后的日子,可就難了。

  聽完父母講述完高崗饒漱石的情況之后,趙洪濤說道:“爸爸媽媽,您們可能比較同情高崗、饒漱石。我也認為,高崗、饒漱石有點冤,他們只是反對劉少奇一個人,不是反黨。高崗饒漱石與劉少奇這兩個對立面,各有各的道理,其實一個人的好壞對錯,從其長期言行可以看出端倪。”對此,戴慶嵐有同感。

  趙洪濤剛說完,趙志強張向榮老兩口立即叮囑:“洪濤慶嵐你們倆都聽著,在家里談論高崗饒漱石這件事到此為止。自古以來,歷史上的冤案不計其數,想要每一件事都弄得清楚明白,水落石出是不可能的。你們都要牢記住,今天我們是在家里閑聊,出了家門就不能說。春節之后,黨的全國代表大會就要召開,將給高崗饒漱石兩個人下結論。全會一旦通過決議,每一個共產黨員都必須遵照執行。”趙洪濤戴慶嵐兩人聽了以后深以為然,都表示一定要做到守口如瓶。他們都是有修養的黨員干部,言行一致。

  (待續)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五星时时彩走势图
欢乐麻将好友房怎么没有了 贵阳捉鸡麻将微乐 十一选五高级技巧 股票涨跌幅超过10% 华东15选5遗漏 捕鱼大师稳赢版1.2.1 516棋牌游戏中心平台 天天爱海南麻将 新十一选五专家杀号 河北排七走势图表图 配资业务员月入十万 真人打麻将赢红包 吉祥棋牌下载地址 福建快三最大遗漏 北京pk10 搜狐 昆虫派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