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讀書 > 文藝

揭秘鮮為人知的毛時代路遙,那時人民日報、柳青都已知道他

2019-11-18 16:05:04  來源: 新歷史求真   作者:紅色衛士  
點擊:    評論: (查看)

  1992年11月17日上午8時20分,路遙走了

  紅色衛士按:

  27年前的今天,1992年11月17日上午8時20分,以小說《人生》、《平凡的世界》而享譽文壇的作家路遙被無情的病魔奪去了年輕的生命。

  長篇巨著《平凡的世界》,以其恢宏的氣勢和史詩般的品格,全景式地表現了那個年代中國城鄉的社會生活和人們思想情感的巨大變遷,路遙因此而榮獲茅盾文學獎。

  曾幾何時,小編還手捧一本《平凡的世界》難以釋懷,為自己也是一個平凡的人、也在經歷著生活的苦難而深感慰藉,甚至為自己雖然是加班狗式的勞動但也能創造價值而把自己感動到哭。

  于是漸漸地,我也想小說中的主人公一樣,愛上了平凡,愛上了生活的苦難……

  直到有一天,我知道除了平凡之外,還有一種叫做偉大的人生!

  直到有一天,小編接觸到毛主席一生的思想,才明白《平凡的世界》不平凡!

  直到有一天,小編看到被遺忘的路遙的另一面——他是毛時代培養出來的!

  路遙(原名王衛國),他1949年出生,可謂與共和國同齡。在他短暫的42年生命里,有27年是在毛澤東時代度過的,所以不管怎么說,也不管你愿不愿意提及,或怎樣提及,這個時代都在他的生命里打上了很深的烙印。

  一般人對毛澤東時代的路遙知之甚少。

  1949年12月3日,路遙生于陜西榆林市清澗縣一個貧困農民家庭,7歲時因為家里困難被過繼給延川縣農村的伯父,他在成長的過程中受過很多苦。

  而這樣貧困的家庭,竟然出來一個大學生。

  現在一提毛時代,仿佛只有窮和苦,這個已經成了回憶的慣性,但是這種敘述方式會遮蔽掉很多東西。

  以路遙為例,在物質匱乏的情況下念書和勞動自然是不容易的,但是如果以1949年前全國的文盲率高達85%到90%的情況來說,解放前像路遙這樣的孩子成為文盲的幾率是很大的,而到了毛時代,路遙不但念完了大隊的小學,也上完延川中學的初中,1973年還以工農兵學員的身份上了延安大學中文系。

  路遙這一路求學的經歷,清晰地展現了毛時代教育資源向農村和廣大工農兵傾斜的特征,但這一點后來被有意無意的掩蓋了。因此,當我們在看毛時代資料的時候,有時確實需要“從字縫里看出字來”。

  大致說來路遙屬于非常關心時事、有很強敏感性的人,他的組織能力出眾,寫東西也很有文采,所以1966年以后,他跟著延川中學的hwb徒步到北京,還趕上毛主席第七次接見。后來又被推舉為延川中學紅色zfp第四野戰軍的軍長。

  1968年,路遙以群眾代表身份被結合進延川縣ge命委員會, 并且擔任了“革委會”副主任職務。

  上山下鄉運動開始后,他又以返鄉知青的名義回到家鄉勞動,不久即擔任當地小學的民辦教師。他還結識了梁家河的知青,同住一個窯洞,徹夜長談……

  因為在寫作方面的才能,1970年路遙進入貧下中農毛澤東思想宣傳隊,宣傳毛澤東思想,從事文藝創作。一些比較欣賞他的朋友,還讓他加入縣城的創作組,編文藝小報,寫詩歌小說。

  講到這里,我們會發現在路遙的經歷中有一些很有意思的地方,就是他的創作并不是從1980年代以后才開始的,他在60年代、70年代就已經是很活躍的文藝工作者了。尤其是路遙的農民身份,在當時非常重視工農兵作為創作主體的文藝導向中,是一個很有利的條件,可以舉兩個例子:

  一個是路遙和他的同道——延川縣工農兵業余創作組在1970年共同編寫出版過一個詩集《延安山花》,這個詩集當時引起了較大反響,廣為流傳,甚至在國外發行,印數達到28.8萬冊;據一個日本的路遙研究者安本實回憶,1970年代他在日本能夠看到的中國文學作品,一個是樣板戲唱詞,另一個就是《延安山花》詩集,從這里也可見ge命老區對文藝的重視程度。

  還有一個例子,延川縣的創作組1972年自辦《山花》文藝小報,活躍于其中的群眾性業余文藝創作引起了《陜西日報》、《人民日報》的關注,他們分別在顯著版面進行了報道,其中被點名表揚的只有一人,就是路遙,因為在創作骨干中只有他是真正的農民,很能夠代表群眾文藝創作的意義。我們可以看看當時《人民日報》的措辭,感受一下當年文學評價的標準:

  陜西延川縣劉家圪嶗回鄉知識青年王路遙,在農業學大寨的群眾運動中,親眼看到廣大貧下中農發揚自力更生,艱苦奮斗的精神,劈山修渠,改土造田,深受鼓舞和感動。他一邊積極參加集體勞動,一邊利用業余時間搞創作,在一年多的時間里就寫出50多篇文藝作品,熱情地歌頌了人民群眾的ge命精神和為社會主義ge命和社會主義建設多做貢獻的精神風貌。他寫的詩歌《老漢走著就想跑》、《賽上柳》、《走進劉家峽》以及小說《優勝紅旗》等,已在地方報紙和陜西省文藝刊物發表。

  后來,路遙進入延安大學,他還跟別的作者合寫過長詩《紅w兵之歌》,贊頌毛主席指引下的運動。路遙在學校期間,閱讀了大量中外文學名著,并在《延河》發表了他的第一篇小說。

  1973年10月,路遙到西安,參加了《延河》編輯部召集的創作座談會。從這個時候開始,路遙有了接觸柳青、杜鵬程、王汶石等作家的機會, 有幸得到他們的直接教誨。接著, 路遙相繼發表了《姐姐》、《雪中紅梅》、《月夜》等一批短篇小說。

  以上說的這些有點類似作家路遙的“前史”。

  然而從路遙的成長經歷來看,作為一個農民的孩子,在那個普及基礎教育的年代獲得受教育的權利,在那個大力倡導群眾文藝的年代成為一個被鼓勵的活躍的創作者,這都并不是負面的。可以想見,如果毛主席繼續活著,路遙應該會在群眾文藝方面大有可為,依然可能是迅速崛起的農民作家,依然可能以柳青農民小說接力棒的角色載入歷史史冊。

  1976年路遙大學畢業,也是毛澤東時代結束之時。

  畢業后路遙被分配到陜西省作家協會主辦的文學刊物《延河》雜志,成為一個正式編輯,后來又成為陜西作協的一名專業作家。

  1980年發表反思小說《驚心動魄的一幕》,獲得第一屆全國優秀中篇小說獎。

  1982年發表使之獲得很高聲譽的小說《人生》。

  此后才有了《平凡的世界》。

  后記:

  記得上學時,小編讀它的時候,很感動,就像讀《鋼鐵是怎樣煉成的》的孫少平一樣,被書中那個遙遠而親切的世界所吸引,自然地覺得那是一本讓自己人格成長的勵志好書。

  時隔數年了,再翻起《平凡的世界》,文字、情節、人物一一如昨,然而我對它的理解已全然翻新。

  對照現實,對照小說中虛幻的理想,小編最后只想說一句:路遙知馬力,如果路遙活到今天,又能寫出怎樣的作品呢?

  本文引用的部分資料來源于紅歌會網站和百度百科詞條。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五星时时彩走势图
湖北30选5过滤缩水工具 850从未赢过还一直赌 11选5开奖结果辽 十一选五辽宁 篮球比分网90 今日股票大盘走势图 20选5开奖查询 信誉棋牌 体彩6+1游戏规则 11选5广东 千禧3d试机号 大赢家比分足球投注 今晚专家推荐七位数 如何在网上赚钱 幸运赛车四码不死打法 850棋牌土豪版大闹天宫